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谭赵番外2)因删除重发

谭宗明走进房间,没看到赵启平。阳台的落地窗大开着,夜风很大,吹得白色镂花窗帘扑啦啦响,他走过去,看见了阳台上的赵启平。

一眼看去,他的心猛跳起来——赵启平脸朝外坐在一尺宽的石质栏杆上,两条长腿耷拉在外面,胳膊撑在两边,微仰着头,咬着一支烟,白色烟雾缭绕在暗黑的夜空中。

“小祖宗!”谭宗明慌张的叫一声,疾步过去抱住赵启平的腰往后一拖,拖回阳台。赵启平挣了几下,烟从嘴角掉落。谭宗明咬着牙说:“你又作什么妖,掉下去怎么办!”

赵启平软软的靠在他怀里,把头压在他肩上,轻声说:“前几天的一个手术,今天病人突发肺栓塞死亡。”

谭宗明心里一沉,手在赵启平后背用力压了一压,低声说:“生死无常,并不是你做的了主的,不要为难自己。”

他侧过头亲吻赵启平,放出信息素温柔的触碰他,包裹他,安抚他。赵启平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谭宗明在他耳边轻声说:“好了,去洗个热水澡,早点睡觉。”赵启平低下头,微微点了点。

 

谭宗明知道赵启平心力交瘁,并没有意图,赵启平却主动缠上他。他皱了皱眉,赵启平的信息素勾着他,从脚踝一层一层缠上来,撩动他的脉搏和心跳。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太甜美又太诱人,从来就只有让他束手就擒的份儿。

他一翻身把赵启平压在身下,低下头啃咬他的大腿内侧,赵启平把头向后仰,轻声吐着气,谭宗明心痒难耐,没有耐心做什么前戏,挺身就想进入,却被赵启平抓住手腕。他诧异的看向赵启平,赵启平眼睛望着天花板问:“打算标记我吗?”

谭宗明拨开他的手:“胡说什么。”他想继续,又被赵启平两手撑在他胸口上,他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不耐烦的说:“你到底要干嘛?”赵启平这一次对上了他的眼睛,眼睛里奇怪的沉静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他听赵启平一字一句的问:“谭宗明,你为什么不标记我?”

谭宗明眼中的欲火渐渐熄灭,身体也一并冷了下来。他从赵启平身上翻下来,坐在床边去摸烟,啪的打着打火机,点了烟猛抽一口,淡淡的说:“怎么又提这件事了?”

身后的赵启平一直盯着他,眼神说不上是冷静还是失望,开口说:“你说生死无常,如果明天我死了呢?”谭宗明的烟抖了一下,吼道:“闭嘴!别胡说八道!”赵启平不依不饶的继续说下去:“你不标记我,就算我死了,也与你毫不相干是吧。”

谭宗明猛地回身,凶猛的信息素咆哮着扑向赵启平,赵启平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死死压制。谭宗明历来温和,无论赵启平如何胡闹,连脸都没有黑过一下,更别说疾言厉色。此时赵启平头一次看到他的怒火,就算始作俑者是他,也不免心惊。

谭宗明本要发作,见他脸色青白,到底心软,叹了口气,压下火气说:“你知道明楼和明诚的事吧。”赵启平点头,谭宗明说:“明楼标记明诚之后两人失散,你知道明诚受了多大的苦吗?”

赵启平沉默,然后点头:“你的意思是,不标记的话,我们随时可以分手是吗?”谭宗明深吸一口气,努力做出一个笑脸:“启平,今天你太累了,心情不好,明天,明天我再跟你解释好吗?”

赵启平看着他,不说话,谭宗明知道赵启平平时极好说话,执拗起来却非达目的不罢休,何况是这样太让人痛苦的误会。

他猛抽了两口烟,把烟蒂拧灭,撸了把头发说:“好,我说。”他看着赵启平,伸出手轻轻捏捏他的脸,怜惜的叹一口气。“我这样的身份和位置,作为我的Omega,必然会成为最容易被攻击的目标,我不能让你冒险。”

赵启平躲开他的手:“冒险?你是正当商人,为什么会有危险?”谭宗明笑了笑:“是,我是正当商人,但是,你知道什么叫树大招风吗?而且,这圈子里的污浊远非你可以想象,我只是想让你平平安安,恬恬淡淡的生活。我不标记你,你对我就没有那么大的牵制作用,别人也会以为你对我并不足够重要,这样,对你对我都安全。”

他看着赵启平锁紧的眉头,低下头吸了口气,抬起头说:“我其实想的,启平,我想标记你,非常想,但我不能太自私。”

赵启平的眼圈红了,他跪在床上抱住谭宗明,略带哽咽的说:“我不怕,明诚跟明楼结婚了,他们不怕,我有什么怕的?我就是想让你标记我,我想让你离不开我就像我离不开你一样,不然,总有一天,你厌了,烦了,就会放手……”

谭宗明狠狠的把他按在怀里斥责:“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厌烦你!每一次都是你跑出去胡闹,你何时见我在生意场之外多看别的Omega一眼?”

赵启平说:“我也只不过想让你有点危机感。”谭宗明笑着摸摸他的头发:“好,好,你怎样都对,而且效果很好,我有危机感,有很大的危机感好了吧。”赵启平也笑,算是顺了毛,可心头还是闷的。

肉渣转   微博  (抱歉微博是全文,不好再做成节选)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89262734350909

链接好像打不开了,以上地址,或微博“银狐74174”查询

评论(6)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