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13)

假设这是个私人可以拥有枪支的社会

(13)

车子里的时间仿佛凝固了,机械腕表滴答,滴答的声音异常清晰。卖槟榔的人推着车子吱嘎吱嘎的走到玉器店门口,小情侣也在接近,就在这时,门开了,明楼走了出来。

阿诚扔了烟,打开车门一脚跨出车外,直起身子,右臂架在车门上毫不犹豫的开枪,啪!——明楼反应很快,迅速俯身,子弹打在墙上,扑的扬起灰尘。卖槟榔的人突然把车子一推,车子上的广告牌遮在明楼身前,与此同时,从两个不同的方向打来两枪,啪啪,都打在铁制的广告牌上。

那对小情侣突然拔枪朝两个方向开枪,——打在广告牌上的两枪暴露了两个狙击手的位置。阿诚抬枪对准对面楼上窗口一个闪避的白影,扣动扳机,啪!——子弹呼啸而出,有人惨叫。小情侣和卖槟榔人的火力则全集中在另一个方向上,一时枪声大作,片刻之后,一个人从一座小楼楼顶跌落。

一切发生的太快,总共一两分钟的事情,但却是阿诚殚精竭虑的结果。

那天和南田接头后,阿诚马上联系了贵婉,他告知了南田的毒品交易,又提到南田对明楼的暗杀,要求为明楼提供保护。

然后他就等回复,深恐贵婉追问他南田为什么要杀明楼,他解释的南田要挤占明家市场份额,以及明楼此去只是为了玉器生意都太站不住脚,但不知为什么,贵婉没有深究,上面研究之后,很快答应了他的请求,同时决定在南田进行交易时实施抓捕行动。

昨晚明楼所住宾馆楼下的小吃摊主和闲人,都是警方布控的便衣,今天这三个人也是。阿诚发出第一枪是给明楼的警告,也是给其他人的信号,非常危险,但所幸有惊无险。

阿诚跑到近前,扶起明楼焦急的问:“没事吧!”“明楼”抬起头,却是李秘书的脸,阿诚愣了一下,李秘书说:“明先生和我换了衣服,他还在里面。”

阿诚推门进去,明楼站在离门口不远处,套着李秘书的外套,扣子开着,手背在身后,旁边是明台,明台侧身站着,手里的枪指着阿诚。

阿诚提着枪愣住,明楼倒毫无惊异的神色,按下明台持枪的手臂,笑着走上来,伸手把阿诚抱进怀里,柔声说:“辛苦你了。”

阿诚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不堪,明台在旁边叫了一声:“大哥!”明楼才放开阿诚说:“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我们马上撤离。”说罢拉起他就走,阿诚懵懂的跟着走,明台走在最后。门口,便衣女警已经把阿诚的车开过来。

一切都很顺利,按计划,明楼只要上了车就安全了。

车门已经打开,人们把明楼簇拥在中间,明楼紧紧搂着阿诚。就在要上车的瞬间,突然,从不知什么地方扔过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直奔人群而来。

阿诚第一个反应过来,叫了一声:“危险!——”他推开明楼冲过去,接住那个东西,反手就朝远处丢去,可是时间已来不及,手雷在离他不太远的地方爆炸,轰的一声巨响,夹杂着明楼的惊叫:“阿诚!——”

阿诚被气浪掀翻在地,一瞬的迟愣之后,人们马上反应过来,便衣和明台的枪口都对着一个方向开火——南田隐瞒了人数,那里是第四个人!

明楼扑过去抱起阿诚,阿诚闭着眼睛,血迹斑斑,一时之间也不知是哪里的伤,也不知伤有多重。明楼看看阿诚的血染了自己一手,吼了一声:“明台!”明台开了两枪,反身回来蹲下来问:“什么事,大哥?”

明楼小心的把阿诚移到明台怀里,沉声说:“保护好阿诚。”明台看他:“大哥你……”明楼掰开阿诚握紧的手指,拿起他的枪,站起身,看了看正在交火的地方——那是一座楼房的楼顶,对三个便衣说:“掩护我。”

他迂回着跑到楼下,顺着楼梯往上跑,楼房不高,跑到楼顶的时候,对方正试图逃跑,回身看到明楼,一瞬间他以为看到了一头怒火熊熊的雄狮。彪悍的Alpha信息素海啸般席卷而来,明楼毫无遮蔽的走向他,他连连后退,举枪便射,明楼不做任何躲闪,噗的一声,打中胸口却毫无反应,他才知道明楼里面套了防弹衣。

明楼连脚步都没有停顿,抬手一枪,正中男人手腕,男人惨叫一声,手枪落地,单膝跪地,左手握紧右手手腕,血流了下来。他本来只是监督,不是狙击手,所以只带了一把手枪,他想掏手雷,明楼已经到了跟前,踢开地上的枪,抬枪顶在他的脑门上。

他仰着头,脸色发青,一动不敢动。明楼高高在上的俯视他,冷酷的问:“名字。”男人不答,明楼举起枪猛地一挥,一枪托砸在他脸上,他惨叫一声,口鼻流血,他用手背蹭了一把血,喘着粗气抬起头,明楼的枪口又顶了上来。“名字。”声音里毫无波动。

“高……高木。”高木被迫答道,明楼点头:“听说过,你是南田的得力助手,看来,要告发她,你是最好的污点证人。”高木不答,明楼抬腕看了看表:“南田那边,应该已经开始实施抓捕了。”

高木一惊,明楼又看了看他:“你太有价值了,我应该就这样把你带走,但是……”他脸色骤然一变:“但是你伤了阿诚。”高木刚要说什么,明楼移开手枪,对着他的身体开枪。

啪,啪,啪,啪,啪!——

“明楼!——”身后有人声嘶力竭的喊,明楼迅速转身,一身戾气骤然消散,眉眼立时温柔下来。“阿诚?”他快步上前从明台手里接过阿诚,小心的搂在怀里。那三个便衣急忙跑去查看哀嚎的高木。

“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明楼用袖口去擦阿诚脸上的血迹,阿诚脸色苍白,但看起来并无大碍。阿诚瞪着他说:“你——”“我没有打死他。”明楼像知道他要说什么,打断他解释道,“都是死不了的部位,正当防卫而已。”

阿诚看了一眼浑身是血的高木,又看向明楼。“你到底是什么人?”他终于可以问出口。明楼笑了一笑:“先去医院,你似乎也有事情跟我说,对吗?”他扬了扬手里的枪。

阿诚做了全面检查,还好只有皮外伤,护士给他包扎好就退了出去,明楼坐在旁边慢条斯理的削一个苹果。

“你是警察。”他不带惊讶的用陈述的口吻说,阿诚点点头,明楼切下一块苹果,用刀尖挑着送到阿诚嘴边,阿诚吃了。明楼平静的问:“那么当初你讲述你的经历,是有隐瞒的地方了?”

阿诚说:“给我做手术的医院,就是特警内部医院,他们收留了我,在手术成功后训练我,像我这样可以完全控制信息素的Omega非常适合完成一些谍报任务。两年前,南田刚到上海,我就已经在黑道上做了一段时间的卧底,她要利用我们的关系来对付你,所以我就顺势到她手下卧底搜集情报。”

明楼又切了一块苹果送进自己嘴里,若有所思的嚼着。阿诚问:“你呢?还有明台,你们怎么会用枪?”

明楼一笑:“明家的传统就是习武健身,用来自保。我和明台都要学射击,枪械,自由搏击等等项目,这不算什么。”阿诚皱眉,又问:“其实你一早就知道我是南田到你身边的卧底了吧。”明楼用苹果堵住他的嘴:“这种事只要稍作跟踪就可以知道,你给她的情报,告诉她的事情,都是我希望让她听到看到的。”

阿诚问出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所以你从来没有想要插手毒品生意?”明楼笑了,温柔的理一理他额角的乱发:“很抱歉让你困扰了,但是要将南田置于死地太难,我带动她,扰乱她原有的计划安排,让她急于求成,让她冒最大的风险,才有可能让她露出马脚。”

阿诚觉得全身陡然轻松下来,喃喃着说:“你一定也早知道我的警察身份。”“我不知道。”明楼说,“但是我知道你无论如何绝不会为南田卖命,我相信你,所以这次来,我也相信你会保护我。”

阿诚盯着他:“你呢,你是不是警察?”明楼不说话,许久,笑了。

“我只是一个商人。”他说。

病房门突然开了,明台闯了进来。

“南田那边,涉案人员都被抓了,毒品也已经被查获。”他气喘吁吁的说,“可是南田逃脱了!”

评论(28)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