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19)今天二更,含谭赵

(19)

阿诚是因为明楼的离开而失控的。

原本不至于如此,阿诚吃了药,而且所谓的失控也只是初露端倪,但那场触及双方底线的争吵,还有来自自己Alpha的信息素的过度压制,使得阿诚的身体连同情绪一起失控了。

开始时他没有发觉,愤怒和焦虑使他忽视了身体的细微变化。别人更没有料到,明镜叫明台去给阿诚送早餐,明台端着餐盘走进大哥的卧室,潜伏在空气里的Omega信息素悄无声息的包围了这个没怎么接触过Omega的年轻Alpha。

明台的身体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他愣了一下,等他发现时他已经不由自主的放出了信息素。阿诚在试图去接餐盘的时候发现了异样,被标记过的身体本能的对其他Alpha信息素产生排斥,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而被刺激到的年轻Alpha的信息素随即追了上来。

“明台!”阿诚脸色大变,只来得及喊了一声,明台手里的餐盘哐当一声掉在地上,碗和盘子摔成碎片。明台眼睛失焦,本能的向前跨了一步,阿诚拼命向后退,外来Alpha的刺激像打开了匣门,原本就岌岌可危的自制力轰然倒塌,他的信息素喷涌而出。

明台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喘息,从没见识过的甜香将他的理智踏为齑粉,他红了眼睛,虽然那团甜香被另一种威严霸道的信息素保护着,也不能阻止他试图追逐的本能。他像一只耸起脊背的狼,随时准备扑向垂涎已久的猎物。

他向前迈出一步,在事情变得无可挽回之前,他被一个人从身后扑倒。他咆哮着,那个人的双臂紧紧箍着他,吼叫着什么,他挣扎,他太有力,几乎立刻就可以挣开束缚,但是又有什么人按住他,手臂上一阵刺痛,他又挣扎了几下,倦意朝他袭来,他慢慢陷入黑暗。

明楼一脚踏进大门,就闻到了明台残留的信息素,一种恐惧撅住了他,他狂叫了一声:“阿诚!——”

“明楼!”有人快步迎出来叫他,“别紧张,阿诚没事。”明楼定了定神,才看清来人:“赵启平?”赵启平衣服乱糟糟的,样子有点狼狈,但是神色还好。他安抚的笑笑:“我来看阿诚,幸好来得及时,明台已经被我打了镇定剂,睡了。阿诚也打了抑制剂,只是效果不大好,阿香在照顾他。”

明楼闭上眼睛,长长的松一口气,睁开眼看见明镜顺着楼梯下来。“是我不好,吓到你了。”明镜勉强笑道,“我也不能接近阿诚,全靠赵医生和阿香,你快去看看吧。小心些,别刺激到阿诚。”

明镜也是Alpha,只有阿香是Beta,明楼明白,点点头说:“多谢大姐,我这就去看他。”

明楼推开房门,阿香正好迎出来,他朝阿香点了点头,阿香退了出去。他转向房里,意料之中,房间里充满了阿诚信息素的味道,他战栗了一下。当年的记忆突然涌了出来,他感到一阵恐惧。

不能伤害他!他对自己说,一次就足够了,这一次,决不能再伤害他!

他关上门,手下因为失控而失了分寸,门发出砰的一声。床上蜷缩着的阿诚颤抖了一下,他的心也跟着颤抖了一下。他稳了稳心神,慢慢的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将自己的Omega温柔的包裹起来,耐心的安抚他。

阿诚的身体很明显的松弛下来,自己的Alpha在身边让他感到安全而舒适。明楼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出手去覆上阿诚的额头,额头滚烫,阿诚睁着眼失神的看着他,眼里全是血丝。

他闭了闭眼,轻声说:“对不起,阿诚,对不起……”阿诚苍白的嘴唇翕动了一下,做出一个苦笑的表情。“没什么,”他略带嘶哑的说,“比当年……好多了……”

明楼的心像被蜇了一下,痛的缩紧,他俯下身亲吻阿诚,不是嘴唇,是额头,嘴唇是情欲,额头是怜惜。吻过额头,又滑到潮湿的睫毛上,睫毛在他的唇上扇动,就像在他的心上扇动一样。

(虽然连肉渣都不是,但防止乐乎抽风还是放微博,

微博地址

微博ID:“银狐74174”,地址: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6170442696307)

明楼慢慢的和他说起治疗的事,用的是商量的口吻。阿诚知道明楼的坚持和焦灼,明楼让了步,他也得让步,毕竟,他们之所以争吵,是因为他们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他不信任治疗,但至少他得试试,为了明楼,也为了他自己。

明楼从房间里出来,客厅里如他所料的坐着几位穿白大褂的客人,看到他,那几个人全站了起来。

他没有理睬,先转向旁边的赵启平道谢,赵启平见他的样子,知道阿诚已无大碍,便告了辞。他又对明镜报了平安,明镜说,明台已经醒了,知道差点闯祸,呆在房间里不敢下来。明楼说,这是意外,并不怪他,何况也没出什么事。明镜点头之后,又朝他使个眼色,看看那几个医生模样的人。

明楼说:“这几位是我找来的,他们打算接阿诚到医院治疗,希望能用最小的代价治好阿诚。”明镜露出又惊又喜却半信半疑的神情,明楼终于朝着那几个人转过身去。

“阿诚答应治疗,”他淡淡的说,“现在谈一下具体事宜吧。”

PS:

必须再解释一下,个人觉得ABO世界观中摘除腺体这种事大概也许类似于——变性加做绝育手术。之前虽设定阿诚失控会影响生育,但摘除后基本不会生。

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对伴侣说虽然换个工作吃着药就可以基本正常生活,但是我为了事业要变性加绝育,伴侣要说出亲爱的你的身体你做主我没意见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刚刚听到消息的时候。

评论(27)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