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25)含谭赵,完结,信息量非常大的一章

正文25章,另有2章谭赵番外

(25)

赵启平回家的时候很累,他连做了两台手术,时间都很长,进门的时候脸色不大好。

谭宗明迎上来问:“晚饭吃了吗?”赵启平疲惫的点点头,在谭宗明肩膀上靠了一下就直起身子往里走。“太累了,”他说,“今天我得早点睡。”

“等一下,”谭宗明赶上来柔声说,“我叫人煮了汤,你喝了再去睡。”赵启平皱眉,但是谭宗明已经吩咐把汤端过来,他也只好勉强接过来一口喝了,把碗塞给谭宗明就往卧室里走。

洗过澡出来浑身就像散了架,可是钻进被窝还是习惯的把手机掏出来划拉划拉,刷刷微博,看看新闻。谭宗明洗完澡走进来,他正皱着眉看一条消息。

“怎么了?”谭宗明问,一掀被子坐进来,顺势把赵启平揽在怀里。“南田洋子。”赵启平说,“南田洋子要被引渡回日本?”他仰头看看谭宗明:“她会被判死刑吗?”谭宗明瞥了手机上的新闻一眼,并没有惊讶的表示。

“不会。”他说,“她在日本势力很大,回去之后说不定可以办个保外就医,坐不了几天牢。”赵启平咬着牙,脸绷得紧紧的:“她害了那么多人,她差一点杀了阿诚,怎么可以这样就算了!”

谭宗明笑了笑,安慰的轻轻拍拍他的肩。“世事本来就是如此,何况也与你无关,何必自寻烦恼。”他说。赵启平沉默着,半晌才说:“老谭,我想阿诚了。”不等谭宗明说什么,他立刻补充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不该接近他……我总是给他添麻烦,而且……明楼也不想让他见我。但是……真是很想他。”

谭宗明不说话,侧过头吻吻他的额角。

他向赵启平灌输了一些不该接近阿诚的想法,因为阿诚的死里逃生,赵启平颇有些歉疚,所以这次的劝诫很容易被接受。但是,还有很多赵启平不知道的原因,他永远不会说。

南田事件中,他中途和南田谈判企图对明楼背后插刀,明楼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谭宗明知道他是个记仇的人,这一笔账不会一笔勾销,只是不知何时来讨而已。

明诚落崖,明楼迁怒赵启平的瞬间,谭宗明分明感觉到他的杀意,虽然只是一时失控,却也证明,必要时候,明楼绝不会仅仅因为情分而对他们手下留情。以后路还长,谁也料不到会出什么事,不如就此敬而远之,倒是能少些麻烦,万一到了某一天,他必须和明楼争个高下,也不必被赵启平和明诚的关系掣肘。

可是这些,就像明楼绝不会对明诚说起,他也绝不会给赵启平讲清楚,于是,他只是用了一点强硬的态度没收了赵启平的手机,命令道:“别胡思乱想了,睡觉。”赵启平扁扁嘴,因为实在太累,没有和他争辩,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谭宗明替赵启平仔细的掖好被角,拿过手机点开,看着那条南田将被引渡的新闻,淡淡一笑。

南田不可能活着回到日本。


阿诚也是在手机新闻里看到南田的死讯的,他很有些意外。

他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在院子里散散步,内分泌也趋于正常,江教授说,理疗可以停止,再用药物巩固治疗一个月,就可以停药了。阿诚对信息素的控制能力虽然还不算完全正常,但至少大大降低了失控的可能性,除非受到特殊刺激,否则都没问题。其它身体机能也都不会受到影响。

明镜得知之后高兴得当天就到小祠堂祭告,又命阿香多给阿诚熬些汤补身体,私下里偷偷问明楼什么时候给她添个侄子侄女。明楼头疼,只好安抚大姐说:“好歹得让我和阿诚商量商量。”明镜瞪起眼睛说:“商量什么!阿诚还不是听你的?可不许糊弄我,要快着点,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别人家在你的年纪,孩子都满地跑了。”

明楼说:“不敢骗大姐,等阿诚养好身体就要。”明镜露出点安心的表情,又说:“那把鸽子汤端去给阿诚喝,他那么瘦,得多补补。”

明楼皱眉,这些日子,明镜送来的汤汤水水,阿诚都嫌太腻,十次有八次,尝一口就塞给他,他怕大姐伤心,又不忍为难阿诚,只好喝下。喝到现在,体重又长了不说,看见肉汤就犯恶心,苦不堪言。

可是看明镜脸色,又不敢不接,只好陪笑着接过来,送进房间。

阿诚正在拨弄手机,听明楼进来头也不抬就说:“南田怎么就突发疾病死了呢?我怎么想也想不通。”

明楼的脚步迟滞了一下,立刻恢复如常,走过来把汤放在阿诚手边,温言道:“她被捕入狱就已经和你完全没有关系了,是死是活又何必去关注?”

阿诚并不听他的,还在皱着眉说:“我认识她这么久,没听说她有什么宿疾。难道你打她那一枪伤口感染?不会呀,应该会给她治疗。”明楼做出不高兴的样子:“连和我说话也这样三心二意,是她重要还是我重要?”

阿诚这才把目光转向他,嗤的一笑:“你又乱吃什么醋。”目光落在鸽子汤上,表情一僵,身子向后一缩叫起来:“不不不!我才不喝汤!”

明楼耐着性子劝:“这是大姐一片心意,她也是为了给你补身体,就喝一点,好不?”“不不不决不!”阿诚麻利的滚到床上用被子蒙住脑袋,“我头疼,你跟大姐说我睡了!”“阿诚……”

明楼又哄又骗折腾半天,阿诚就是不露头。“不喝不喝不喝!”他叫着,“这些天光乌鸡就足足吃掉了一个养鸡场,我看见就恶心!”明楼实在没法子,只好说:“那我放在这里,你想喝的时候再喝。”

他去衣架上取衣服,阿诚探出头来看了一眼,立刻坐起来问:“要出去?”“是啊,”明楼一边扣扣子一边说,“今晚上在76号和客户谈生意,回来的会晚一些,明台也和我一起,就你和大姐在家,要小心些。”

他察觉到阿诚的不悦,停下来笑笑,走过来一只手拢住阿诚的侧脸说:“工作嘛,事非得已,你做我助理的时候又不是不知道。”阿诚别过脸去不说话,明楼说:“我就说嘛,你还来做我的助理,这些场合我都带着你。”

阿诚瞪他一眼:“你知道我怎么选择的还这样说!”明楼一笑:“选择也是可以改变的,今晚你可以好好想想。”阿诚拿脚踢他,他敏捷的向后躲,阿诚切一声说:“胖子还挺灵活。”明楼骂:“小没良心的,我还不是因为你才吃胖的?”

阿诚作势要把汤碗砸过去,明楼赶紧溜出房间,一出门正撞上来接他的明台,明台机灵的往房间里瞥一眼,笑嘻嘻的问:“又被大嫂打出来了?”明楼一瞪眼:“再胡说我打断你的腿,开车去!”明台一缩脖子,心说:“你也就敢骂骂我罢了。”

路上是明台开车,车上就兄弟二人,明楼才问:“梁仲春都联系妥当了吗?”

明台点头说:“有些是咱们家的老弟兄,还有从南田那里投靠过来的。”停了停,他又问:“大哥,你已经罢手多年,怎么又想着回来?”

明楼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说:“这次南田的事,因为我立了功,贵婉那边已经消去了我所有的档案,我现在是完全清白无辜的。和他们的合作依然会继续,以后咱们做任何事都可以遮掩在与政府合作的名目下。”

“可是大哥,您为什么……”“因为害怕。”明楼说。明台吃了一惊,从后视镜里看了明楼一眼,明楼的表情异常严肃。

“我们明家明面上的生意已足够我们生活,”明楼说,“我控制黑道不是为了赚钱。”他把目光投向黑漆漆的窗外,微叹一口气。“这次南田事件让我惊觉,我们面对的敌人和危险太多,如果自己不够强大,终有一天会被人玩弄于股掌,何况……”

他的语气柔软下来:“何况我又有了阿诚,他是我的软肋,他是太过明显的目标,稍有不慎,他就可能因为我而落入危险之中。所以,我必须保护他,保护我们明家。”

他的声音瞬间变得又冷又硬:“所以,我必须重新掌控整个上海的地下帮派。”

明台点一点头,又说:“大哥,梁仲春的消息,谭宗明也有意扩大势力。”明楼冷冷一笑:“希望他足够明智,我们相安无事,不然,也只好兵戎相见。”


灯光突然亮起来,前面便是霓虹闪烁的76号会馆,梁仲春亲自在门口迎接,明台下车,打开后面的车门,明楼从容的走下来。

梁仲春满脸赔笑的上前招呼,明楼点一点头,跟着他走进会馆。

今晚76号清场,梁仲春引他到了最大的一个房间,高声叫道:“各位,明先生到了。”

明楼走进去,屋子里的众人全站了起来,黑压压的一片。

“明先生。”众人异口同声的叫着,明楼微微点头,走到中间特意为他留下的那个主位前。

从此以后,他要坐稳上海黑道的第一把交椅。


阿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晚饭的时候,大姐直截了当的逼着要他们生孩子,偏偏明楼不在家,他躲也躲不得,好生尴尬。

可是这会儿想想,虽然自己还算年轻,可是要个孩子的话,好像还不错。一个孩子,他和明楼的,有大大的眼睛和小小的手脚,他希望更像明楼一些,他会疼他,爱他,像爱着一个小小的明楼。

他和明楼会保护他,不让他受一点委屈,遭一点苦痛,他会好好的看护他,让他在青春期顺利的分化成Alpha,或者Omega,甚至Beta,什么都好,只永远不要遭遇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些折磨。

他想着,想着,悄悄的笑起来,闭上眼睛,慢慢的睡了,睡着时,脸上还带着笑意。

月亮升起来了,月光穿过薄纱做的窗帘落在他的身上,夜还很长,宁谧而安详。阿诚做着一个很长的,很美的梦,梦里没有痛苦,没有眼泪,只有他爱的人。

(完结)

PS:

没错,就是完结,而且不会有番外不会有番外不会有番外!!!

高潮结束再甜几章不是我的风格,除非整个故事就是全甜的故事,其实我的风格是这样的,求轻拍(*/ω\*)

平平和阿诚都会有孩子,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评论(64)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