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衍生/杜方】36岁老杜和18岁小方的荷尔蒙(3)

(3)

之后几天的训练异常繁忙,方孟韦已经有三天没有见到过杜见锋了。

他不愿去想杜见锋,第一次和一个身体发生亲密关系而产生的生理性依恋感是非常可怕的,它会让他思念,强烈的思念。

所以,他有意的不让自己去想杜见锋,他果然没有想他,直到他又一次见到他。

那天训练结束,他和队友们返回宿舍休息,路过训练场,看到很多人围观。方孟韦看了一眼,发现操场上有人在跑圈。

他认得那个人,也是个学员,据说是某次长的儿子,骄横跋扈,经常欺负新学员,对教官也毫不客气,没人敢管,教官对他也毕恭毕敬。方孟韦早看不惯他,不过他倒没在方孟韦面前放肆过,一来方孟韦身份显赫,二来方孟韦一身正气,他倒也不敢造次,所以也没有和方孟韦起什么冲突,今天这是怎么了?

有人好奇,去打听了回来跟他讲,原来这小子执行任务怕苦怕累拖了后腿,同队的队员气不过跟他吵了两句,他竟把人打了,正好撞在杜见锋手里,杜见锋罚他跑十圈。

方孟韦奇道:“他竟肯跑?”“他怎么会肯,”队员说,“杜旅长在上面盯着呢。”他朝主席台上点点下巴,方孟韦才看到坐在上面的杜见锋。

杜见锋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喝着茶,手里掂着枪。操场上的人眼看跑不动了要停下,杜见锋抬手就是一枪,正打在那倒霉蛋脚前,咻的一声,扬起尘土,吓得他猛地一跳,赶紧加快脚步。围观的人都哄笑起来。

方孟韦也忍不住笑,果然,无赖还得无赖来治。旁边有人担心道:“杜旅长这样做,怕是要为自己惹祸。”又有人说:“你知道什么,杜旅长这少将的名衔是战场上流血流汗拼出来的,听说以前遇上地方上的流氓恶霸,说毙就毙了,他才不在乎什么次长局长。”另一人说:“是啊,都说他人最正,骨头最硬,我也真是佩服他。”

大家都点头,方孟韦不说话,心里对杜见锋又多了几分好感。

跑了十圈之后,那家伙是被抬下去的,从此后再不敢飞扬跋扈,见了杜见锋像耗子见了猫,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学员和教官嘴上不说,心里都对杜见锋敬佩万分。


回到宿舍收拾了东西,吃过晚饭,方孟韦照例去洗澡。

学员浴室和教官浴室是分开的,学员的都是大池子和大浴室间,教官的则是一个一个独立的小间,私密性好。

方孟韦来这里训练,吃穿住行之类一概与普通学员无异,他唯一一点特殊要求就是要在教官浴室洗澡。

方孟韦从未用过公共浴室,实在无法忍受毫无遮掩的和别人一起洗澡,所以便提了这一个要求。后勤自然答应,不过方孟韦也觉得这特殊待遇提的不好意思,于是总是在浴室快要关门的时候来洗,匆匆洗完就走,很少碰到人。

今天也是一样,他带了洗漱用品走进更衣室,更衣室里空无一人,但浴室里有水声,他很快的脱掉衣服,披了浴巾准备去找一个淋浴间躲进去。正好有人走出来,他忙低了头让在一边,对方却停下来,“哎?”了一声,他听着耳熟,抬头一看,心里一慌——杜见锋。

杜见锋腰里围着浴巾,光着膀子,浑身湿淋淋的,也没有仔细擦干,头发还在滴滴答答的滴水。他看到方孟韦,扬起眉毛“哎?”了一声。

方孟韦低了头叫了一声:“杜旅长。”从他身边绕过很快的往里走,还好身后没有脚步声,他随便找了一个淋浴间就推门进去,回身刚要锁门,半空里伸过一条手臂将门猛地推开,方孟韦没有防备,被推的后退两步撞到墙上。一个人闪身进来咔哒一声锁上了门。

微博其实也不算啥肉

是完整文,id“银狐74174”

评论(33)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