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衍生/杜方】36岁老杜和18岁小方的荷尔蒙(7)

(7)

和以往一样,杜见锋照例戴着墨镜站在树荫下看学员操练,心情却大不相同。

他仍旧借助墨镜的伪装盯着方孟韦,用眼神把他生吞活剥,可是毫无用处。

从小镇过足了瘾回来,他已经有将近一个星期没有摸到方孟韦了,营地纪律严明,再说本来也人多眼杂,方孟韦又忙于训练,私下里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何况是偷欢。

杜见锋焦躁得一肚子戾气。不要问他之前三十多年是怎么过的,有些美味不尝倒也罢了,食髓知味之后,就上了瘾,比早年间的大烟鬼还历害。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方孟韦,他甚至嫉妒和方孟韦对练的人,——你小子凭什么可以光明正大的摸孟韦而老子不能!

训练暂停,学员们到旁边休息,喝水。方孟韦和旁边的人不知在说什么,仰起脖子喝水,有几滴从嘴角流出,顺着颈子的曲线一路向下,杜见锋咽了一下口水,可是方孟韦连一眼都不看他。

“等老子抓到你,”他恨恨的想,“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训练结束还早,他等不下去,转身回办公室,有个文书屁颠颠儿的跟在他后面笑着问:“杜旅长杜旅长,今天晚上的舞会您参加不?”

“不去不去不去!”杜见锋听也不听不耐烦的挥手,拒绝完了才反应过来,“舞会?”“对呀,”小文书看他有兴趣,急忙解释,“长官为了给学员们放松放松举办的,已经传达下来了,说不用穿制服,穿礼服。因为女学员少,长官家的太太小姐们也来。”

他笑嘻嘻的看着杜见锋说:“说不定有您看上眼的呢。”“滚滚滚。”杜见锋骂,可是心里却活动了一下,方孟韦是不是也要参加?


舞厅是礼堂布置的,结了彩灯,搭了布幔,有西洋乐队,算是很华丽了。来的客人一律的华冠丽服,半分没有平常灰头土脸的样子。杜见锋看在眼里,点了点头,看来来这里特训的有钱人家子弟真不少。

他不熟悉这种场合,也没有礼服,就穿了便服,看来来往往的服务生端着托盘,托盘上酒杯里全是洋酒。他也不懂什么牌子,反正不喝白不喝,一口气灌了三杯,第四杯才拿在手里像别人一样装模作样的慢慢喝。

他一脸生人勿近的煞气,别人最多迎面碰到跟他点头致意,没人停下来和他聊天。他也不在乎,反正他只是要找方孟韦。

可是他居然没有马上认出方孟韦。

他是被一个年轻人吸引,片刻之后,他才意识到那是他要找的人。他端着酒呆在原地。

方孟韦穿着黑色的晚礼服,系着精巧的领结,头发一丝不乱,剪裁得体的衣服勾勒出细细的腰身和修长的腿。他端着一支香槟正和一个人说话,一颦一笑优雅迷人。

杜见锋从未见过方孟韦的这一面,突然之间这个曾和他温柔缱绻,他以为他熟悉他每一寸身体的人,变得异常陌生。杜见锋可以想象住在华丽宅邸里的方孟韦是怎样的模样,那是和他完全不同的高贵优雅的生活,他连想都想象不出他会看什么样的书,他那修长漂亮的手指会怎样美妙的在黑白琴键上跳跃。

他就像天上的云,他跳起来都够不到。可是,他还是自己飞下来和他纠缠在一起,他把他带入尘世,在最原始的欲望中沉浮。

他突然之间有一种负罪感,好像是他玷污了什么高贵洁白的东西,可是他不想放手,一点也不想,就算折了他的手,打断他的腿,他爬也要爬到那个人脚下,抓住他纤细的脚踝,告诉他,你这辈子都别想躲开我。

他挺直胸膛,大步向方孟韦走去,他看见方孟韦在对着一个中年男人笑,他辨得出那不是疏远客套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快乐。他甚至握住那个男人的手轻轻摇晃,——这绝不允许!

等他走到跟前方孟韦才看到他,看到他的瞬间方孟韦就本能的松了手。杜见锋心里冷笑了一声,他可以上前去拉了方孟韦就走,可是他不,他就在旁边冷眼看着,让方孟韦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让他觉得他可能什么都做得出来。

方孟韦果然变了脸色,勉强带笑和那个人说了几句,道了别,才给杜见锋使了个眼色,穿过大厅,从后门走出来。


天气已经很冷了,方孟韦穿着薄薄的晚礼服,有点发抖。杜见锋跟出来,二话不说,解开扣子就把他搂进怀里。

后门外是一片荒地,没有人来,方孟韦也就没有拒绝。

“那个人是谁?”杜见锋冷冷的问,方孟韦叹了口气:“就知道你要问。 ——我父亲的一位朋友,他碰巧听说了我大哥的事,我才多和他说了几句。”杜见锋低头看他:“你大哥?”

方孟韦点头:“我大哥离家多年,家里人都非常惦念他,刚才那位叔叔告诉我,他在陈纳德将军那里见到了我大哥,他做了飞行员,正在训练。”

杜见锋肃然起敬,点头道:“厉害。”方孟韦笑着说:“这会儿不乱吃醋了?”他以为照杜见锋的性子,定然矢口否认,还要倒打一耙,没想到杜见锋半天没说话。他有点奇怪的抬头看,杜见锋却把他摁进怀里说:“我哪敢吃醋,这里哪个人不比我有文化,比我有钱,不说别的,就拿今晚喝的酒来说,我除了颜色,其它啥也分不出来。你这个阔少爷跟了我实在是受委屈了。”

方孟韦一怔,露出生气的表情,他把两只手扣在杜见锋腰上说:“他们就算什么酒都能分辨出来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喜欢他们,我就喜欢你。”

杜见锋原本也不是妄自菲薄的人,说那话不过引方孟韦安慰体贴自己,没想到误打误撞的听到了告白,呆了一呆之后,一股火气就直窜上来,叫了一声“孟韦”,低头捧住脸就亲。

方孟韦也一样想杜见锋想得厉害,反正早习惯了杜见锋在性事上不管不顾的劲头,也不阻止,反倒搂住脖子和他唇舌交缠。

两个人一边吻着,一边踉跄着退到墙边,杜见锋把方孟韦顶在墙上就去扒他的裤子,方孟韦躲了一下,杜见锋明白似的补了一句:“我带了凡士林。”说着就从口袋里摸出个瓶子。“新买的,还没用过。”

(照例微博,id“银狐74174”,例行公事的肉
地址: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008275522811495&vid=5282114280&extparam=&from=1068295010&wm=4209_8001&ip=222.40.219.203

评论(34)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