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衍生/杜方】36岁老杜和18岁小方的荷尔蒙(8)

上一章那个宿舍play直接略过

(8)

过年的时候,学员们得到了足足一个星期的年假,方孟韦便回了家。

仍然是谢培东去接他,走的匆忙,没有来得及和杜见锋道别,他有点忐忑。上次只是四天,杜见锋就暴跳如雷,这次时间更久,难以想象他会气成什么样。

舞会之后,他们一直断断续续想办法偷欢,有时是在杜见锋的单身宿舍,有时是在方孟韦查夜的时候,偶尔能利用任务之便。并不畅快,可是别无他法。

方孟韦想念他,非常想念,和家人团聚的喜悦并不能抵消和杜见锋分离的孤单,更何况,他们家还远远谈不上团聚。

到家的头一晚,饭桌上,方孟韦就提起了大哥的事。他假意只是和姑父谈起,他知道父亲很注意的在听,姑父也知道,故意详细询问,他就借机把自己知道的消息一五一十全说出来。

父亲的脸上显出复杂的表情,既为长子骄傲,又为他的安危担忧。方孟韦明白,就对着姑父说:“我自然担忧大哥安危,可是正值国家危亡之际,岂可因私情而废了大义。”

方步亭看他一眼,知道儿子在宽慰自己,一时感慨,原来总当他是个孩子,如今孩子也长大了。

因为是战时,春节过的也不甚像样,全家人在一起吃吃饭罢了,和亲戚朋友走动的不多。方孟韦去书店买了几本书,准备去训练的时候读。

谢培东嘱他做几身新衣,他倒是去了,自己做了一套便装,想了想,又报了杜见锋的尺码。杜见锋的衣服他都见过,除了军装,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他替杜见锋订了两套便装。

白天还算充实,一到晚上就想得厉害。他后来才听杜见锋讲自己16岁父母就被逼死,他手刃仇人出来当了兵,一想到这合家团圆的时候杜见锋只孤单单一个人,他就心疼得紧,想要提前回去,又没有借口,烦躁极了。

大年初五那天,他独自在家。父亲被邀去名流家做客,姑父在银行处理公务,表妹木兰也去了何教授家找何孝钰,偌大的家里空空荡荡。

方孟韦看了一阵子书,心里烦闷,就到院子里走走,看到门房走进来,就问:“什么事?”门房说:“门口有人找您,我问他是谁他也不说,就只说您见了他就知道。”

方孟韦皱一皱眉,说:“好,你先去,我就来。”他走到门口,不见人,倒停了一辆乌黑的车,他刚要回头问门房,车子滴滴响了两声,他顺着声音看去,车窗落下来,一个人戴着墨镜,朝他扬了扬手。他的心呼哒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跟父亲说我遇到老友,今晚不回来了。”他对门房说,然后走向汽车,尽量让自己不显得太慌张太急迫。

打开副驾驶座,他坐上去,车子立刻就启动了。“你怎么找到我家?”方孟韦问,杜见锋扶着方向盘懒洋洋的说:“还有什么事能难得住老子?方行长家随便问问也就知道了。”方孟韦低下头微笑了一下,又问:“再过两天就该回去了,你怎么找来了?”杜见锋伸出右手握住他的左手:“老子一天也等不及了。”

方孟韦觉得自己颤了一下,车里的温度似乎陡然炽热起来,他问:“去哪儿?”杜见锋说:“我住的地方。”

杜见锋住在一家旅馆,车是租的,他在街上开了大半天才找到方家,这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他们一起进了房间,然后抱在一起。

杜见锋把他抵在墙上吻,毫不怜惜的用了极大的力气,唇齿间都带了血腥气。他也毫不示弱的撕扯杜见锋的衣服,两个人一路跌跌撞撞倒在床上的时候,衣服散落一地。

两个人在床上翻滚,杜见锋去摸床头装凡士林的瓶子,方孟韦借着机会翻在上面,骑在他身上。杜见锋靠在床头微微仰着头看他,“哎哟”一声说:“怎么,今天想玩点新鲜的?”

(微博走起,id“银狐74174”,

  肉其实不多

地址: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8861676791048)

评论(22)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