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衍生/杜方】36岁老杜和18岁小方的荷尔蒙(10)

(10)

两个月后,方孟敖伤愈归队,并给方孟韦来信说明了自己的近况,叫他不必担心。方孟韦从头到尾仔仔细细读了两遍,摊开信纸给大哥回信,信中说:“我的训练已经结束,明日便可返家,按父亲的安排,后天去警局报到。”

收拾行李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他坐在光秃秃的床板上对着行李发了半晌的呆,然后起身走出去,一直走到杜见锋的宿舍门口才停下,犹豫了很久,才推开了门。

杜见锋坐在桌边抽烟,头也不抬的说:“进来吧。”方孟韦走进去,才看见桌上摆了酒菜,两只酒杯。杜见锋把烟蒂拧灭,抓过酒瓶咬开瓶盖,咕咚咕咚倒了满满两杯酒,砰的一声把酒瓶放在桌上说:“来,陪我喝两杯。”

方孟韦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端起酒杯,杜见锋跟他碰了碰,酒洒了一桌子,然后仰起脖子把剩下的一饮而尽,咂了咂嘴,又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上后,等着方孟韦。

方孟韦也一饮而尽,送过来让杜见锋又给他倒上。杜见锋这次没急着喝,翻着眼睛看着他问:“听说你回去要做警察?”方孟韦说:“是。”杜见锋又问:“喜欢吗?”方孟韦摇头:“我想上大学,到外国去留学。”

杜见锋点点头:“我也觉得,你就该读读书,写写字,做个教书先生——我小时候最佩服教书先生。警察那身黑皮,不适合你。”说完,一扬脖又喝下第二杯,方孟韦也跟着他喝下去,说:“我就在重庆,离得不远,我可以来看你,你也能去找我。”

杜见锋笑笑,没有接他的话,又给两个人倒了第三杯,然后端着酒杯说:“仗打了这么多年,我觉得日本人快完蛋了。打跑了小鬼子,我一天仗也不愿再打,就想守着几亩地过小日子。”方孟韦定定的看着他,说:“好,我教书,你种地。”

杜见锋笑起来,一只手撑起头说:“那怎么成,跟着我过穷日子,不要说你爹不同意,你大哥也得打断我的腿。”方孟韦的眼神一变,半天才问:“你是说,你不想和我过日子?”

杜见锋还是笑,一口喝干酒,眼睛看着旁边说:“我想,我怎么会不想,我想每天都能见着你,每天晚上都能搂着你睡觉。我37岁了孟韦,在我们老家,我这个岁数儿子都该成家了,可我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你。孟韦,你才19岁,很多事儿你都没经历过,从这儿走出去,你才真正知道这世道是个什么世道,你会长大,你会变得更成熟,变得更好。打完了仗,你还能做很多事,你有本事,有能力,咱们国家需要你这样的人去做大事,可是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明天你离了这儿,离了我,不管将来我能不能从战场上活着回来,我们都没法子像以前那样一天到晚的在一起。我会老去,可你还年轻,你不会想和我永远拴在一起,你这么好,你会遇到很多很好的人,我不想等着有一天你离开我去找别人,所以我……我也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就是……”

他终于停下话头,因为方孟韦哭了,对着他,大睁着眼睛,眼泪扑簌簌的掉。“你不用说了,”方孟韦说,“我老早跟你说过,别人无论多好都和我没关系,我喜欢你,我就喜欢你一个。不过,你要是嫌我小,嫌我幼稚,嫌和我在一起不能有孩子,你就直说,我走,我不拖累你,你不要说什么为我好。爹说为我好,所以不让我上大学让我做警察,你也说为我好,所以要和我分手。你们有没有问过我想要什么!杜见锋,我就要你一句话,你说你不要我,我现在就走,我出了这个门永远不会回来,你说啊!”

他猛地站起身,带倒了酒杯,酒洒了一桌子,顺着边沿滴滴答答。杜见锋傻在那里,方孟韦见他不说话,仰起头转身就走,杜见锋知道他是个倔脾气,这要走出去,他们俩之间就全完了,他急的撞倒了凳子跳起来,几步赶过去从后面抱住了他。

方孟韦正在气头上,挣了几下,他紧紧抱着不放,方孟韦挣不开,就别过脸,眼泪一直流到下巴。杜见锋把头压在他肩上哑着喉咙说:“是我不好孟韦,是我不好。我就是怕……怕我们没有以后。以前我打仗从没在乎过生死,可是现在我怕了,我怕再也见不到你,我这辈子没这么怕过,怕到连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你别生我的气,我就是心太乱了,胡说八道,你别放在心上……”

方孟韦回过身抱住他就用嘴去堵他的嘴,眼泪流到嘴里,混着酒气,杜见锋只愣了一下就立刻回吻他,两个人的亲吻如同一场搏斗,都吻的穷凶极恶,最后杜见锋终于把方孟韦压在床上,毫不留情的扯他的衣服。

(下转微博,id“银狐74174”   肉根本不算肉

     地址: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9496904089538)

评论(27)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