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蔺靖】玉狻猊(14)

(14)

明楼说罢,扬起手中符咒。蔺晨大惊之下,来不及辨别,直冲过来就要抢夺符咒。

明楼早先猜想的不错,蔺晨因只有一魂一魄,不敢靠近真身。现在萧景琰受到威胁,他情急之下顾不得危险,何况他自信速度比明楼快得多,只要抢过符咒,明楼也就无计可施。

明楼果然来不及躲闪,符咒被蔺晨抢到手中。明楼不慌不忙,失了符咒的那只手转而去扶阿诚,原本藏在阿诚身下的那只手探出来,手心里托着一个檀香木盒子。

“蔺晨,”明楼微笑说,“你还认得这个盒子吗?”蔺晨一眼瞥去,大惊失色:“你——”话未出口,明楼啪的打开盒子,里面放着那半块玉狻猊。盒子骤然放出光亮,蔺晨用手遮挡,已然来不及,倏忽之间,他的身影消失在盒子里,那张符咒从半空飘落。

明楼迅速合上盖子,捡起符咒贴在盒子上,长长的松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正因为你我一体,你的缺点我才再清楚不过。”他说,温柔的看一眼怀里昏睡的阿诚,“事不关心,关心则乱,他遇到危险,即便你我也会失去理智。”

他抱着阿诚亲吻他的额头,低低的说:“好了,都过去了,大哥在这里,什么也不用怕。”

阿诚睡了长长的一觉,一个梦也没有做。醒来时躺在明楼的床上,阳光铺满房间,明楼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

刚醒来时他的眼神有些茫然,明楼微笑着轻轻抚摸他的头发说:“都结束了,我们都安全了。”阿诚吃力的回想,有点迟钝的问:“蔺晨呢?”明楼说:“我把他封印在当初装玉狻猊的盒子里,放在小祠堂里,你千万不要乱动。”

阿诚点头,又问:“萧景琰怎么办?”明楼皱眉说:“我没办法驱逐他,但是没有蔺晨的诱引,想来他也不会有多大力量。”阿诚呆呆的想了一阵,叹了口气。“可惜。”他轻声说。


阿诚重又开始工作,明楼希望一切能恢复正常。开始的几天似乎还不错,阿诚除了情绪低落了一些,没什么异样。但渐渐的,似乎就有什么不一样了。

阿诚变得迟钝,迷糊,刘秘书和李秘书等人已经开始在背后偷偷议论,还好阿诚很聪明的伪装成生病。他有意的夸大了症状,故意在人前蹙眉,吃维生素片,做出病了的假象,流言也就渐渐消失。

可是明楼却很警觉,仅仅从阿诚泡的咖啡上,他就可以察觉不同。阿诚以前泡咖啡放牛奶和糖像是有刻度那么精准,如今却毫无规律可言,有时太苦有时又太甜,仿佛根本不是一个人。

根本不是同一个人!所以,萧景琰还没有放弃!

那天明楼接到一个电话,是明镜的,明镜极少会打电话到明楼办公室,除非是重大的事情。明楼心中一紧,接了便问:“大姐,出什么事了?”

明镜的语速很快,透露出掩饰不住的紧张:“阿诚呢?阿诚怎么样了?”明楼答:“还好,大姐送来的符咒很灵验。”明镜说:“那是我向玄妙观老观主求的,可是我又替阿诚占了一卦,老观主说,卦象不妙,须得亲自见一见阿诚,才能为他破解——你尽快把阿诚送来才好。”

明楼心里一沉,他并不全信,可是也知道阿诚确实神思昏乱,刚一沉默,那边的明镜就急急的催他说:“我晓得你不肯信,可就算是迷信好了,阿诚至多不过白跑一趟,万一被老观主说准了,阿诚不来岂不危险?”

明楼笑了笑说:“大姐说的是,我这就和阿诚商量,送他去苏州。”明镜这才放了心,又叮嘱了几句才放下电话。明楼想了想,打电话叫阿诚过来,停了半晌阿诚才到,脸色不大好,精神也略有些萎靡,他勉强振作精神叫了一声:“大哥。”

明楼看了心疼,叹了口气把明镜的电话告诉他,问他要不要去。阿诚皱眉道:“让大姐费心了,只是现在大哥这么忙,我怎好离开?”明楼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拉过他的手握在手中柔声说:“什么事也没有你的身体重要,你先走一步,等我安排了工作也去找你。”

阿诚心口一暖,低下头说:“听凭大哥安排。”


预备第二天走,晚上回到家,阿诚便回自己房间收拾几件随身的衣服。提着箱子走出来的时候,他朝走廊一头看去,灯光之外的阴影中是小祠堂。

明楼告诉过他玉狻猊就放在那里,他一次也没去看过,他有意的让自己远离。可是,每次路过,他都察觉到身体的蠢蠢欲动。仿佛有什么力量在蛊惑着他,推着他去小祠堂。

今晚也是一样,他几乎可以听到有人在低低的唤他,分辨不清是谁,但召唤他催促他去做不该做的事却是毫无疑问的。他发觉自己的脚尖正冲着小祠堂的方向,他慌乱的回过身,急匆匆逃跑似的下了楼,走进明楼的房间。

明楼临睡前有读书的习惯,他们同住以后,阿诚也学他,开着床头小灯,一人一本书,看一阵子才睡。今天晚上阿诚心乱如麻,没心思看书,在床上翻了几个身,便翻进明楼怀里。

明楼放下书低头看他,笑问:“怎么了?”阿诚也觉出这举动的孩子气,不好意思起来,便把头埋进明楼怀里。明楼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心里一动。

因为特殊身份的缘故,明楼一向把身体的欲望压至最低。他固然爱阿诚已久,但同床这些日子经历了种种麻烦,他没有机会做些什么。今晚阿诚竟如此撒娇,他又想到明天阿诚回苏州,他们又要分别几日,不觉眷恋起来,便拉起阿诚去吻。

阿诚开始还有些退缩,随即便回应起来,到底年轻气盛,又是所爱之人,阿诚的吻莽撞而热烈。明楼不觉动了情,便去扯阿诚的睡衣。阿诚一惊,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腕。明楼温柔又坚定的推开了他,阿诚犹豫着,却没有再阻止。

明楼的吻落在他的胸口,阿诚发出一声喘息,听在明楼耳中,他觉得自己瞬间被点着了。明楼隔着睡裤去揉搓阿诚,手刚一触上,阿诚就惊跳起来,从明楼怀中一跃而起。

明楼料到他会害羞,却没想到反应如此之大,刚要安抚,一抬头,借着床头的灯光却在阿诚眼中看到陌生的东西。他一惊,那东西瞬间消失了,又变回他的阿诚,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收场。

明楼的脸色阴沉下来,情潮退了下去,他坐在床上,神色严厉的盯着阿诚。阿诚手足无措,叫了一声“大哥”。明楼突然翻身躺下,背对着阿诚说:“睡吧。”

阿诚只以为明楼在生自己的气,想解释又没法开口,只好讪讪的躺下睡了。

明楼躺了很久才睡着,睡到半夜突然毫无征兆的醒来。他还维持着入睡的姿势,可是背后一点声息也没有。他回身,果然,另外半张床是空的。

他起身就往外走,低声喊着:“阿诚。”偌大的房子里悄无声息,一团漆黑,只楼上透出点光线。明楼顺着楼梯走上去,才看见光线来自半开着的小祠堂的门。

明楼大惊,抢步过去,推门就喊:“阿诚,你干什么!”

阿诚神情恍惚的站在祭台前面,手里拿着一只盒子。听到明楼的那声喊,他仿佛从梦中惊醒似的,浑身一颤,手一松,盒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摔成两半,贴在上面的符咒也撕裂开,半块玉狻猊滚了出来。

PS:

最近三次元忙的很,让大家久等了。再有两章左右就可以结束了

评论(15)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