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蔺靖】玉狻猊(16)

(16)

玄妙观的老道士在持斋礼拜,奉戒诵经之余,喜爱研究医道,对医术颇为精通,十里八乡的百姓有个大病小灾,都会来观上烧一炷香,求一副药,回家吃了也就好了。

老道士也有治不了的病,毕竟,他的医术没有他的道行高。老道士慈悲为怀,见病人求到自己门下,自己却无能为力,也是耿耿于怀。

这些日子他接待了一位贵客,明家大小姐请他为自家兄弟卜一卦,卦象不吉。他已经很久不见这样的邪祟侵体的事件了,觉得事关重大,便提出让对方亲自来一趟,好当面为他祛除邪祟。

明大小姐来消息说人明日便来,他提前做了准备,收拾好桃木剑符咒和其它法器,看看夜已深,便准备休息。

最后烧了一炷香,转身却见一个宽袍大袖的黑衣人跷着腿坐在他的太师椅上,摇着折扇冲着他笑。

老道士暗吃一惊,回身要取法器,对方说:“别紧张,老头,我不是恶灵,不会伤你,今天我来,只是和你做笔交易。”

老道士到底见过世面,稳下心神问:“你是何人?”黑衣人一笑:“我便是你明天要为明家人祛除的邪祟。”老道士不算意外,只扬眉问:“你是来威胁我?”黑衣人不答,反倒说:“明大小姐的兄弟明诚被我诱引出前世记忆,并自成一体,现在他前世今生两个魂灵无法融合,反而相生相克,眼见得神思昏乱,要彻底崩溃。你说,该怎么救?”

老道士说:“自然是祛除前世,保住真身。”黑衣人合起折扇,在手里轻轻敲了敲,淡淡说:“老头,我知你有些道行,所以才跟你商量,还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

老道士沉思片刻说:“可以两全,却不能其美。”黑衣人说:“哦?怎么说?”老道士说:“可以取真身的一魂一魄作为寄托,让前世有所托身,这样就可分离。只是……”黑衣人问:“只是怎样?”老道士说:“只是会伤及真身,可能会失忆或是精神有所改变。”

黑衣人想了一想:“就只是失忆或是改了性子?”老道士说:“正是。”黑衣人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你何不就这么做了,也算是积德行善。”老道士摇头:“前世既已转世,就不该再祸乱现世,就算只是失忆,也不是真身应当付出的代价。”

黑衣人不语,从太师椅上纵身跳下,踱到老道士面前,右手一晃,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本书来。看起来十分陈旧,封面文字模糊,勉强能看出“琅琊”两个字。

老道士疑惑的接过翻了几页,倒吸一口气问:“琅琊秘要?不是已经失传了吗?你怎么会有?”黑衣人微笑:“看来你听说过。”老道士说:“当然听说过,这是南朝遗留的医书,相传为琅琊阁主所作,里面记录了一百零八个药方,全是针对各种疑难杂症,药到病除。可惜失传已久,怎么落到你的手中?”

黑衣人笑着倒转扇头指指自己:“不才姓蔺名晨。”老道士大惊失色,连忙施礼道:“原来是蔺阁主,失敬失敬。”蔺晨随意的把扇子划了一个圈,说:“不必多礼,这么着,你帮我留住明诚的前世,我就把这本书送于你。”

老道士沉吟片刻,问:“蔺阁主如此执着此事,到底因为什么?”蔺晨淡淡笑道:“明诚前世,乃是我平生所爱之人,我也是为了他,留了一魂一魄在他随身的玉狻猊上,直至如今也不肯投胎转世。”

老道士皱眉道:“如此说来,你为何不当面跟明施主讲清楚,如果他心甘情愿岂不更好?”蔺晨摇头:“他大概是会答应的,但他大哥无论如何不会答应。”“他大哥?你是说明大少爷?你怎知道他不会答应?”蔺晨一笑:“因为他就是当年蔺晨的转世,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自己,换我在他的位置,也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伤害我所爱之人。”

老道士惊愕不语,半晌才说:“原来如此,可是,这样用欺骗手段,贫道实在为难。”蔺晨收敛了笑意,眼睛望着远处虚空,静静说:“老头,你知道什么叫等待吗?”

他背着手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一轮明月说:“我等了千年,不过想重见一见我的景琰。我找过他的转世,因为和景琰相差太大,不能诱引出前世记忆。直到我找到明诚,他是和景琰最相合的一个,而我也成功了。你只要将景琰分离出来,我答应你让你把我们两个都封印在玉狻猊里,再不出来作乱。——说实话,我的力量已经快要耗尽,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的现世寿命将尽的时候,我会和景琰重新回归,和他们融为一体,下一世,做两个完完整整的人。”

他看向老道士,眼神凄凉:“等了千年,我就只是想和景琰一起度过这几十年的时光,你真的不肯帮我们吗?”

老道士低下头念了一句法号,叹息一声说:“造孽。”蔺晨笑了:“不必如此烦恼,你帮了我们,对明诚也未必有什么伤害。”

明楼看老道士作法,他踩着八卦步法,点燃符咒,口中念念有词。明楼焦虑的看看阿诚,阿诚仍然昏迷,气息却好像平稳了些。他又四下看看,总有种不安的感觉,仿佛蔺晨就在这里,可是又看不到。

老道士的念咒声突然大起来,宝剑一挥,四下里点着的蜡烛陡然亮起来,把屋子照的通亮。明楼眯起眼睛,听老道士大喊了几句咒,灯光瞬间昏暗下去,一切恢复如初。

老道士收起宝剑,走到供桌前把檀香木盒子打开,转身递给明楼,明楼一见,大吃一惊——玉狻猊完整如初。

阿诚突然咳嗽起来,明楼连忙去扶他,急切的叫着:“阿诚。”阿诚睁开眼,目光开始时有些茫然,待看到明楼才定下来,叫了一声:“大哥。”

评论(50)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