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哨向】与子成悦(1)

哨兵向导科普:
哨兵:
五感极度敏锐,战斗力远高于普通人的人群,性格通常偏向于野性,有保护向导的本能。有精神向导一般为猛兽、猛禽类的掠食动物。
     哨兵的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
     哨兵大部分是男性,不过也有六分之一左右的哨兵为女性,女性哨兵比较罕见和稀有。
向导:
共感力较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安抚哨兵暴躁情绪的人,可将哨兵带离神游状态。共感力强的向导,甚至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一般性格较温和,较理智,但体能较弱。精神向导多为温和的素食或杂食动物。有极少部分能力极强的向导可以用情感共鸣作为一种武器攻击其他向导或者哨兵。
向导大部分为女性,不过也有四分之一左右的向导为男性,比女性哨兵的比例高一些。
结合:
哨兵和向导通过一种叫做结合的方式而绑到一起。
而结合分为两种,精神结合和身体结合。前者因为大多比较脆弱而被现代的塔所抛弃。
而一旦身体结合,就很难将两个人再分开了。
一个哨兵只能与他的结合向导在一起,反之亦然。不过一旦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可以选择新的伴侣结合。但是丧偶不论对哨兵来说还是向导来说都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等同于分裂灵魂,所以大部分丧偶的哨兵或者向导都不会再有心思去寻找新的伴侣,只有极少数幸运儿能再次找到契合自己的另一半。

私设:
联邦国家设置,战争背景,明楼为哨兵,年龄:27岁,军衔:少校,阿诚没有觉醒,年龄:18岁。(据说伪装者时期阿诚26岁——转过年27,明楼35岁,所以是9岁年龄差)

解题: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悦)

(1)

明楼漱洗过走进房间的时候,看见阿诚在他的书房里给他擦枪。

他的那支巴雷特狙击步枪被拆卸开,已经清理过枪管,阿诚正在用软布一点一点细心擦拭。

明楼的目光柔和下来,他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端起茶几上的茶。明楼睡眠不好,阿诚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个方子,用龙须和石菖蒲煎茶喝,每天晚上喝一盏,能宁心安神。

明楼喝着茶,看阿诚擦枪。阿诚白皙修长的手指,灵巧的摆弄着冰冷的铁器,在明楼看来说不出的迷人。阿诚擦好了枪,利落的重新装好,举起来瞄了瞄,又重新调了调瞄准镜,反复检查几遍,才满意的把枪收起来。

收拾妥当,阿诚抬眼看到明楼出神的看他的样子,笑了一下,问:“大哥看什么?”明楼这才垂下眼睑,喝干了茶,放下茶杯问:“今天是什么日子,忘了吗?”阿诚抿嘴一笑:“我怎么敢忘,今天是大哥救我一命的日子。”

八年前,阿诚十岁。他本是个孤儿,跟着养母桂姨生活,受尽虐待。十岁那年他偷跑出来,带着一身新伤旧伤,昏倒在明楼学校门口。明楼把他带回家,断了他和桂姨的养母子关系,将他抚养长大。今年,阿诚已经十八岁了。

明楼听他回答,摇了摇头说:“早说过了,不是什么救不救命,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日,这个日子就当你的生日。”阿诚笑:“晚饭正好吃了面,也算是过生日了。”明楼板起面孔说:“没有礼物怎么能算过生日。”他抬起头朝着书桌点了点下巴:“自己去看。”

阿诚惊讶的拉开书桌抽屉,短促的惊呼了一声,抽屉正中,一支银色的柯尔特M2000闪着冷峻的光。

阿诚小心翼翼的捧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明楼:“给我的?”明楼微笑:“生日快乐。”“谢谢大哥!”阿诚开心极了,翻来覆去的端详这支枪,打开弹夹,里面居然装满子弹,他啪的合上弹夹,做了一个瞄准的动作。

明楼问:“喜欢吗?”阿诚孩子一样满心欢喜的连声说:“喜欢喜欢!谢谢大哥!”明楼忍不住跟着他笑起来,阿诚总是这样,有一种特别容易感染人的明朗,明楼在外面有多少烦心事,对着这样的笑脸,总是很容易的愉快起来。

阿诚高兴的一时忘形,腿碰在茶几上,疼的呲牙咧嘴。明楼皱眉责备说:“都十八岁了,还这么毛手毛脚,怎么让人放心?”

阿诚听了这话,先是愣了一下,突然之间喜色烟消云散,他垂下头轻轻答一句:“知道了。”就要往外走,被明楼一把拉住。

他抬头,明楼看着他,满眼关切。“别胡思乱想,”明楼说,“还有时间。”阿诚苦笑了一下。“我知道,”他说,“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大姐说,我正好可以帮她在公司做事,她正缺人手。”

明楼的眼神暗了下来,他仔细的把阿诚落在额角的乱发理到耳后,低沉的说:“不急,阿诚,大哥等你。”

阿诚的两颊顿时红起来,他低下头轻声叫:“大哥……”

阿诚18岁了,仍然没有觉醒。

普通的哨兵或向导会在十六七岁觉醒,明楼15岁就已经完全觉醒,成为一名哨兵,经过严格的训练后,例行到军队服役,现在已坐到少校的位置。可是阿诚18岁了,仍然毫无觉醒的迹象。理论上说,18岁成年之后,就再无觉醒可能。

其实哨兵和向导都是少数,比如明楼的长姐明镜便没有觉醒,于是执掌明家企业,一样风生水起。

只是,明楼需要阿诚。

作为少数极为优秀的哨兵之一,明楼多年来一直不和向导结合,单靠吃药来保证正常的精神状态,不仅明镜担心,上峰也极为不满。

明楼拒绝给他配对的向导时说:“哨兵和向导结合是要影响一生的,在找到和我最为匹配的人之前,我不想轻易和某个人绑在一起。”

明楼在等阿诚。

不知哪来的自信,他就是相信阿诚是个向导,明镜知道他的心思,所以一直以来没有逼他,直到阿诚越来越大,觉醒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明镜才着急起来。

明楼比普通哨兵的五感更敏锐,虽然明镜专门为他开了一家药厂,制造最先进的药剂,可是缺少向导精神抚慰的影响也很明显。他经常性头疼,失眠,即使入睡,睡眠也很浅。

阿诚陪他一起睡,早先是依赖他,大了以后是要照顾他。说也奇怪,阿诚在身边,他不嫌不清静,反而睡的踏实。哪天阿诚有事不在,他常常睡不安稳。

阿诚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阿诚,他在等阿诚觉醒,和他结合,做他一生的伴侣。

阿诚知道,所以愈加恐慌,离觉醒的最后时限越来越近,他的噩梦也越来越多。在梦里,是明楼冰冷的背影,还有锁链和烈火。明楼离他而去,他独自留在地狱。

明楼懂得他的担心,所以将他揽进怀里,试图抚慰他。阿诚身后,一条巨大的眼镜王蛇吐着信子,温柔的将他们圈在中间。

那是明楼的精神体,15岁之后就一直陪伴着他,可是阿诚从来没有看到过。

评论(59)

热度(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