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哨向】与子成悦(2)

(2)

早饭时间是一家人聚得最齐的时候,也是明镜最享受的一段时光。

她17岁执掌明家,拉扯明楼和明台长大,后来又收留了阿诚。弟兄三个在饭桌上谈笑斗嘴,她就只是看着,心里也欢喜。

她保持着老式的做派,喜欢在早餐的时间翻翻报纸,看看新闻,不过今天,她有点心不在焉。阿诚在催明台吃饭,明台是家里的幼弟,刚刚14岁,还在读中学。阿诚每天要先送他上学,再去自己的学校上课。——阿诚读大学,因为离家近,没有住校。

明镜听着阿诚和明台吵吵嚷嚷,漫不经心的翻着报纸,轻轻咳嗽了一声,给明楼递了个眼色。明楼会意,对阿诚说:“吃完了吗?赶紧带明台去上学,别再迟到了。”

阿诚应一声,端起碗喝掉最后一口粥,扯起明台就走,明台嘴里还咬着半只肉包子。

听他们一边拌嘴一边出了门,明楼才问:“大姐,什么事?”明镜放下报纸说:“昨天你回来的晚,我怕耽误你休息,也没有问——听说,今天又有哨兵和向导的测评了?”

每隔一段时间,国家所谓特殊人员管理总部就会挑选一批成年未结合的哨兵和向导进行测评。测评的是他们之间的契合度,契合度达80%以上的会被刻意安排一起工作,以促成结合。明楼因其出色的素质,每次都会被作为重点安排,可惜的是,介绍给他的向导,契合度从来没有超过60%。

上峰有过几次强行安排,明楼直截了当的拒绝,而契合度太低确实也很难结合,即使结合向导也很难对哨兵起到安抚作用。上峰晓得其中厉害,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明镜其实一直对此有所怀疑,她太了解她的这个弟弟,明楼的睿智超出常人,明镜总怀疑他从中动过手脚。但既然官方都查不到证据,她自然也无可奈何,但是今天,她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明楼,”她恳切的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前两天我专门安排苏医生给阿诚做了检查,他真的一点觉醒的迹象也没有。苏医生是自己人,才跟我说了实话,现在阿诚这个年纪,这种情况,已经基本可以认定不会觉醒了。明楼,我实在是担心你,你的头疼病越来越厉害,还总要出任务,万一……”

她停下来,红了眼圈。明楼静静的听着,带着一点淡淡的笑意,他伸手握住明镜的手,柔声说:“大姐,难为你为我操心。我真的没事,头疼病并没有加重,药物也都很管用,您知道的,我从来没有失控过。”

明镜急道:“失控了还了得!明楼,就算大姐求你,你能不能放开阿诚,去找一个匹配度高的真正的向导?”明楼低着头,轻声说:“大姐,我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随便找一个人,其实是害了人家。”

明镜当然知道,明楼平日里看着性子温软,其实内心里有一种相当冷硬的东西。对他不关心的人,他确实是十分冷酷无情的。可是,知道归知道,到底还是心疼弟弟,她眼睛里噙了泪说:“我管不到别人,我只管你,我就问你何时死心?”

明楼不语,半晌,叹息一声说:“好吧,您再容我一年,一年之后阿诚再无动静,我就随您处置。”

话音刚落,他的脸色骤然一变,猛地站起身,明镜忙问:“怎么了?”他呆了一阵,慢慢的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因为过于常人的感官,他听见明镜听不见的东西,刚才明台在院子里说:“阿诚哥,你回去拿东西怎么这么久?”他立刻意识到,刚才说话的时候,阿诚在偷听!

很奇怪,他明明是个哨兵,对阿诚的感知却十分迟钝,确切来说,在阿诚面前,他的感知能力完全像个普通人。所以,阿诚在门外偷听,他也没有发现。他只希望阿诚没有听到最后一句自己对大姐的敷衍。

很可惜,阿诚还是听见了。

阿诚并不习惯听人壁角,但是明镜的眼色和明楼的催促都让他警惕。他直觉他们要讨论的事与自己有关,于是出了大门对明台说自己落了东西,趁机回来听,直到听到明楼说一年之后。

他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明台发觉了,问他怎么,他不答,就只沉着脸。明台不敢说话,明台是有点怕他的,因为他照顾明台,对明台也严厉,不肯让他。明台背着书包跟着他走,学校近,不用车接送,他们都是步行上下学。

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明台突然停下来,阿诚回头看他,他笑的古怪。阿诚皱眉:“什么事?”明台说:“阿诚哥,昨天晚上放学你没接我,有几个人拦住我要钱,我说我没带,跟他们约今天早上送来。”

阿诚眉毛一立:“人呢?”明台指了指前面,阿诚抬头看去,三个二十来岁人高马大的人正朝他们走来,他们身后不远处有个年轻女人,很明显要过路,看他们的架势,犹豫着停了下来。

“喂,小子,”为首的男人开口,“他就是来送钱的?”明台笑着说:“是啊,我的压岁钱全是我阿诚哥管呢,是吧阿诚哥?”阿诚不理,冷冷的看着三个男人说:“就是你们跟明台要钱?”

阿诚虽然18岁了,但是个子还没有完全长起来,又瘦,身材过分颀长又过分单薄
。那三个人都没把他放在眼里,见他怒目而视,没有给钱的意思,就把阿诚围在中间说:“是我们怎么样?今天要是不给,你也别想完完整整的离开。”

阿诚看见远处的女人试图打电话,他高声叫:“谢谢,不用报警。”话音未落,一拳打在面前男人的面门上,同时飞起一脚踹倒左边的男人,右边的男人刚要有所反应,被他踹在腿窝里,腿一软跪了下去,阿诚一只手扭住他的胳膊,一只手把腰里明楼刚送的枪掏出来顶在他的后脑勺上喊:“别动!”

三个男人全傻了,明台也傻了,他万料不到阿诚竟会掏枪,吓得他赶紧摆着手说:“阿诚哥阿诚哥,千万小心别走了火。”被枪顶着的男人脸都绿了,一个劲儿的喊:“兄弟饶命!”

阿诚把枪口往里顶:“谁是你兄弟!”“大哥大哥,”那人一叠声说,“大哥饶命,我们再不敢了!”阿诚一脚把他踹倒说:“滚!”男人爬起来跟着两个手下一溜烟跑掉。

阿诚收起枪回头看一眼明台:“快点,想迟到啊?”明台赶紧跟上他,巴结的说:“阿诚哥你真帅,哪儿像个向导啊,简直就是个哨兵。”阿诚的脚步猛停下来,明台知道说错了话,吓得冷汗都冒出来,假笑着说:“开玩笑开玩笑,大哥还想让你当媳妇呢,你当然会是个向导。”

“闭嘴!”阿诚低低的吼道,明台不敢再说话,跟着他走出小巷。

之前的那个女人一直目送他们离开,才低下头看手机,手机里存着刚才的录像。

“阿诚……”她念着这个名字,点了点头。

评论(25)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