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哨向】与子成悦(3)

(3)

特殊人员管理总部是由军方控制,管理训练哨兵向导的机构。明楼距离上一次执行任务已经有半年了,这半年来他一直在总部受训。

早晨听明镜那么说,他以为今天又会叫他参加测评,然而并没有,他只是被安排参加全息模拟训练。他自嘲的想,大概上峰已经对他绝了望。

全息模拟训练在一个特殊的训练室进行,由全息模拟技术投射出战场场景,还可以调节温度湿度,模拟战场出现的任何突发状况。

明楼穿好作战服,握着训练枪走进训练室,大门关闭,灯光亮起,眼前出现一片丛林。明楼猫着腰在林中穿梭,攻击全息投影出的敌人。他动作迅捷,枪法精准,仿佛一条蛇,悄无声息,突如其来,致人死命。

不远处的监控室里,气氛有点紧张,从不轻易露面的局长坐在巨大的监控屏幕前,观看各个训练室的情况。

旁边簇拥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今早阿诚遇到的女人,她不像其他人站着作陪,而是坐在局长旁边。

局长专注的看着屏幕,突然指了指其中一个训练室的画面:“放大这个房间的画面,我要看看毒蛇。”

毒蛇是明楼的代号。整个屏幕都切换到明楼房间的画面上,明楼隐蔽在树后,举枪瞄准,一击致命。局长眯起眼睛:“毒蛇还没有和向导结合?”旁边有人殷勤的回答:“是。他每次测评,从来没有遇到过匹配度高于60%的向导,而且,现在的法律,是允许自由选择配偶的……”

局长冷笑了一声:“胡闹,没有向导,他能去执行S级任务吗?”一直没开口的女人答话了。“毒蛇上一个任务就是S级,”她微笑说,“独立完成。实际上,近几年他完成的任务有三分之二是S级,三分之一是A级,都是独立完成。”

一片沉默,局长冷冷的看女人一眼。“贵婉主任,”他讥讽的说,“虽然贵党是最大的在野党,但无论如何,在这里毕竟我是局长。难道我不可以质疑一个没有向导的哨兵的战斗力吗?”

贵婉笑着,眼神却极为锋利:“戴局长,毒蛇的战斗力没有任何问题。”局长看了一眼屏幕,明楼已经消灭了大半敌人,还毫发无损。

“如果是精神力攻击呢?”他突然问,贵婉敛起笑容:“什么?”“精神力攻击,”局长说,“他没有向导的保护,撑得住吗?”贵婉冷冷的说:“我们经常给毒蛇做这项训练,他能抵抗一般程度的精神力攻击。”

“一般程度?”局长立刻抓住不放,“如果是高强度呢?”贵婉脸沉下来:“目前没有向导能做高强度攻击。”“如果是人工制造的呢?”局长咄咄逼人,回头命令,“加入精神力攻击。”

“是。”有人答道,在电脑上操作一番,贵婉惊慌的看向屏幕,明楼的身体停滞了一下,他迅速隐蔽,很明显在调整自己,但是,并没有失控的表现。

贵婉松了一口气,却听局长冷酷的命令:“将攻击加到最大。”“不行!”贵婉失声叫道,“这样会使他感知过载,陷入迷狂!”“那样正好,”局长若无其事的说,“要么他和向导结合,要么我们就再也不需要他了。”

贵婉脸色大变:“等一下!他是我们最优秀的……”局长阴鸷的打断他:“我们不需要一个没有保障的哨兵,无论他如何优秀。”

明楼在流汗。

他抵制住了第一波精神力攻击,这原比消灭敌人艰难。他喘息着,甩了甩头,一般会有三四波攻击,他希望下一波能顺利度过。

他完全没有料到第二波攻击直接逼到极限。他的头瞬间像被万根钢针楔入,难以计数的感知信息蜂拥而入,他痛苦的咆哮一声,手枪落地。

过分敏感的感官被无穷无尽的信息彻底压垮,仿佛洪水冲毁堤坝,他眼前一黑,木头一样直直的倒了下去。

“啪!——”阿诚手里的盘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阿诚?”佣人阿香惊讶的叫他,他晃了晃头,勉强笑了笑:“我……手滑了。”

他要去扫碎片,阿香拦着说:“我来吧,你脸色不大好,还是去休息休息。”阿诚也不坚持,他确实心乱如麻,就从厨房出来。明镜在客厅看报纸,阿诚问:“大姐,大哥今天怎么还不回来?”

明镜看了看手表说:“还早得很,你怎么这样急?”阿诚低头含糊的说:“没什么。就是……有点心乱……”明镜不太在意,说:“再等等,过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

话音未落,电话突然响起来,在空旷的房间里异常刺耳,阿诚浑身一震,突然有种奇怪的恐惧感。明镜接了电话,阿诚盯着她,看她平静的表情骤然变作慌乱。

“大哥出事了!”阿诚只觉得脑子轰得一下,一片空白。

贵婉亲自把明楼送回明家,明楼被注射了镇静剂,陷入沉睡。

明镜一见眼泪就止不住,揪住贵婉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弟弟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样!”

贵婉咬了咬牙说:“训练发生意外,感知过载,陷入迷狂。”明镜脸色惨白:“什么!”贵婉说:“我每天都会来看他,会带没有结合的向导给他做治疗,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和他高度匹配的向导和他结合,帮他重新建起精神图景,他恐怕无法复原。”

明镜浑身发抖,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昏过去。“你们这些没有心肝的刽子手。”她瞪着眼睛咬着牙骂。明台躲在阿诚身后,已经吓傻了,阿诚直挺挺的站着,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贵婉走的时候,看了阿诚一眼。“好好照顾他吧。”她轻声说。阿诚没有任何反应。

晚上,阿诚陪在明楼旁边。他依旧像平时一样,仔细的给明楼擦过脸和手,给他换上睡衣,甚至还给他读了一页惠特曼的诗。

他温柔的端详明楼的脸,轻声说:“大哥,阿诚在你身边,一直都在。”他躺在明楼身边,搂着他的胳膊,闭上眼,迟到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阿诚哭了很久,慢慢睡去,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窒息的感觉惊醒。他睁开眼,惊讶的差点叫出声。明楼骑在他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大……”他欣喜若狂,刚要叫,突然注意到明楼毫无表情的脸和空洞的眼神,下一秒,明楼掐住了他的脖子。

评论(31)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