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哨向】与子成悦(6)黑化明楼肉渣预警!

黑化明楼肉渣预警!!!误入概不负责

(6)

教授冲出去跑到走廊尽头,就遇到了贵婉。贵婉刚刚查过监控视频,发现了明楼的行踪,正带着人往这边赶。

救下教授之后,她带人包围了杂物室,喊了几句无人应答,强行冲入,里面却空无一人。

贵婉立刻联系监控室,那边说教授逃出之后,没有人从杂物室出来。贵婉在狭小的房间里翻了个底朝天,一点踪迹不见。

这房间没有窗户,难道人间蒸发了不成?贵婉急得团团转,突然,她站定,抬头看去——通风管道!

阿诚几乎不清楚他是怎么被明楼带进通风管道的,明楼的速度快得惊人,他毫无还手之力。通风管道可以容一个人手脚并用的爬过去,明楼要他在前面,自己在后面。

阿诚试图反抗,匕首在他脚腕处轻轻划过,以做威胁,阿诚只觉得脚腕一凉,割破袜子却不伤皮肉,却也使他寒毛竖起,不敢乱动。

明楼用匕首触碰他的腿来控制他爬行的方向,七拐八拐之后,明楼抓住他的脚踝让他停下来,然后撬开一块金属板,示意阿诚跳下去。

阿诚小心的跳下,明楼也跟着一跃而下。这里是一个空旷的房间,他们站立的位置挨着一扇金属大门。明楼上前摆弄了几下,大门嘎吱嘎吱打开,一股冷风袭来,阿诚打了个冷战,仔细看去暗中吃惊——外面是一条山路。

研究所依山而建,这里竟是后门。明楼晃了晃手枪,示意他一起走。阿诚突然意识到,明楼劫持教授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引出自己,实际上,他的目标一直就是自己。

他有点后悔没有带上几支安定,明楼就像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变得狂躁。可是现在再想这些已经晚了,见他站着不动,明楼挑起眉毛上前一步,阿诚吓得后退一步说:“大哥,我走。”

他走在前面,明楼用枪顶着他的腰走在后面。他们在这里消磨了大半天工夫,现在天已经快黑了。阿诚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不知道明楼要带他去哪儿。

他不怕明楼,就算他变成怪物,也终究是大哥,自己死在他手里也不算什么。可是,他不能让明楼跟着他一起死。如果明楼始终无法清醒,迟早会被处决,他决不能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

天全黑下来的时候,他们终于走到一个山洞前。明楼逼着他走进山洞,里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明楼感官灵敏,毫无妨碍,阿诚跌跌撞撞的被他半拖半拉的走。不知多久,明楼停下来,摸索了一阵,只听嘎吱嘎吱的摩擦声,眼前突然亮起一线光,光晕越来越大,原来是一扇打开的大门,灯光从里面射出来。

阿诚抬起手遮挡刺目的光线,被明楼拉进去,他勉强睁开眼睛,惊愕的发现到处都是枪弹,他突然明白,这里是研究所的军火库和避难所,研究所涉及机密,有军队秘密保护,这里就是补充弹药和躲避攻击的地方。

明楼拉着他往里走,里面有很多避难用的小房间,明楼随便找了一个房间,把阿诚推搡进去。里面日常用品一应俱全,还有一张床,床头柜子上还放着常用的药品。

阿诚瞄一眼心里便有了主意,他故意向床头退去,坐下来仰着头问明楼:“大哥,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身后柜子上第一个小药瓶里就是镇静剂药水,他将一支空针管摸在手里,在身体的遮挡下将药水抽进针管里。

他对这一套非常熟练,因为明楼常年需要药物控制,有时候需要打针或静脉滴注,都是阿诚来做。

他背着手微笑着看着明楼,只需寻一个空档,他就可以放倒明楼。明楼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朝他俯下身,阿诚悄悄将针管调整到最佳位置,在明楼抓住他的时候突然举起朝着明楼刺去。

手停在半空,手腕不知什么时候被明楼攥住,阿诚一惊,明楼依旧毫无表情,手下却猛地用力,疼的阿诚叫了一声,手一松,针管落地,咕噜噜滚到床脚。

明楼一手按住阿诚的肩膀,一翻转,将他按倒在床上,把一条胳膊扭在身后。阿诚听见自己的骨头卡吧卡吧响,不知道断了没有,疼的他额角冒了汗。“大哥!”他变了调子,“我是阿诚啊大哥!”

明楼充耳不闻,抽出他的皮带把他两只手绑在身后。阿诚被迫趴在床上,无法动弹,他不明白明楼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委屈,他想我是你的阿诚啊大哥,你怎么舍得?

他不抱希望,等着被更严厉的惩罚,明楼一只手按住他的头,手指在他凌乱的发绺里绞缠,顺着脖子往下,抓住他的领口猛地一扯,露出半个肩膀。

阿诚还是少年人的骨架,肩膀单薄,线条纤细,蝴蝶骨精致而漂亮。明楼的手慢慢摩挲,因为长期用枪,手上带着薄茧,抚摸时带着粗粝的刺激,引起阿诚微微的战栗。

“向导。”明楼突然开口,声音低沉而含混,阿诚一惊,陷入迷狂之后,他还从没听明楼说过一句话。“大哥?”他竭力扭头,试图确认明楼是不是有了意识,但是被毫不留情的按下去。

(肉渣都算不上,为防万一走微博,id“银狐74174”,地址如下: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6765089448708

评论(32)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