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哨向】与子成悦(13)

(13)

吃完早饭收拾妥当,阿诚跟着明楼下楼,楼梯口的男人站起身往后院走,明楼便带着阿诚跟着他走出去。

院子里停了一辆半旧的越野车,男人坐上驾驶座,另有一个早就等在这里的男人坐到副驾驶座上,第三个男人打开后面的车门对着两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明楼和阿诚上了车,男人没有上车,关门上车做了个手势,车子开动。没有人说话,一直开出小镇,开到人烟稀少的路上,副驾驶座上的人才开口说:“明先生,前面就是最后一道关卡,汪先生已经安排好一切,您不必说话,交给我们就好。”

明楼微微点头,前方已经出现一个哨卡,来往车辆都在停车检查。

这些年战争一直断断续续,边界上有时会全部封闭,今年还好,还允许通行,但要经过极严格的盘查。

刚才说话的男人跳下车朝盘查的军官走过去,看起来他们果然早有交易,军官朝他们的车看了一眼,随便的挥挥手,车子就慢慢的开了过去。

男人跑来上了车,车子加快速度,开进日本人的控制区。阿诚紧张的攥紧了拳头,明楼察觉了,悄悄握住他的手,紧紧的捏了捏,又放开,用大拇指轻轻摩挲。阿诚知道,明楼在安慰他,心里就安定下来,他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平复呼吸。

中午时分,他们终于到达了一座小城,城里的原住户都是中国人,却驻扎着一支日本军队。车子在一所三层洋房前停下,副驾驶男人进去通报,不多时出来请明楼,明楼带着阿诚跟他进去。

装饰华丽的客厅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一见他们就笑着迎上来说:“明楼,总算等到你了,路上辛苦了。”阿诚偷眼看去,男人约莫五六十岁年纪,很瘦,西装革履,明明一副学者打扮,却带着掩藏不住的奸猾。

“老师。”明楼微笑而恭敬的和他握手,“这次遇险,多亏老师施以援手,明楼真是没齿难忘。”汪芙蕖说:“这可不是我救你,是藤田长官亲自下的命令派的人,我哪有那个本事。”

明楼说:“原来是藤田长官,明楼得当面致谢才好。”汪芙蕖说:“不急不急,我已经给你安排了房间,你们先去休息,等藤田长官安排。”

他这才看向阿诚,明楼忙介绍说:“这是我的向导阿诚,阿诚,还不见过汪先生,当初大学时汪先生就是我的老师。”阿诚微微躬身,不卑不亢的叫:“汪先生。”汪芙蕖眯着眼睛看他,笑一笑对明楼说:“这不是你捡来的孩子吗?长这么大了。”

阿诚坦然面对他上上下下审视的目光,不露声色,明楼在一旁笑问:“老师,我们旅途劳顿,可否先去洗一洗吃点东西?”“哦哦,”汪芙蕖说,“好,好。”他招手叫仆人:“带明先生去房间。”

客房在二楼,仆人送了茶水饭菜,就退了出去。阿诚刚要说话,明楼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他在房间里细细查找,没发现摄像头,倒是找出五枚监听器。阿诚吃了一惊,明楼朝他笑笑,大声说:“愣着干什么,快点伺候我洗漱吃饭,累都要累死了。”

阿诚朝他翻个白眼,答话语气倒是谦恭的很:“是,先生。”

他们确实很疲劳了,洗了澡出来吃了饭,阿诚按了铃把仆人叫来,叫他收拾碗筷,又给明楼要了咖啡,最后吩咐说:“明先生要休息,不按铃不得来打扰。”

仆人退下后,阿诚回房间,明楼坐在沙发上慢慢喝着咖啡,皱皱眉说:“太苦了,没有你泡的好喝。”阿诚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明楼凑到他耳边说:“问我情报的事。”

阿诚立刻抬高声音说:“先生,咱们是不是得把情报给汪先生?”明楼呵斥道:“蠢脑子!情报是我们的命,轻易给了人,我们就没有用了,谁还保我们?”

阿诚问:“那您打算怎样?”明楼说:“自然得等藤田芳政亲自见我,许诺保我平安再说,我这次冒着生命危险搞到这情报,当然要卖个好价钱。”

阿诚机敏的说:“先生,这一路我们担惊受怕,好几次差点被抓,现在不会再有人要害我们了吧?”明楼说:“你懂什么,不止是武器情报,我在总部供职多年,我了解的各种内部消息都极其重要,总部派杀手来杀掉我们也不是不可能,我们要处处留心才能保命——好了,我要休息了,别再用些傻问题来打扰我。”

阿诚撇嘴,明楼笑着,一伸手把他揽进怀里,贴着他的耳朵柔声细语的问:“累吗?身体吃不吃得消?我看你脸色不大好,晕车吗?”与刚才的疾言厉色全然不同。

阿诚偎在他怀里,故意撅着嘴说:“不挨骂就是好的了,哪里敢在明先生面前叫苦。”明楼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拧了一把,笑骂:“居然敢嘲弄大哥了,果然结合了就是不一样。”

阿诚被他拧的要跳起,又被明楼拽住,跌进怀里,气的他刚要挣身,明楼附在他耳边说:“好好休息,今晚汪芙蕖就会有动作,你要看我眼色行事。”

阿诚正色点头,没防备被明楼抢了一个吻去,他又羞又气,瞪着明楼,明楼却笑,好像他越生气他就越得意似的。

晚饭时汪芙蕖没有出现,想是请示报告去了。晚饭后他直接来敲客房门,阿诚开了门,请他进来,他脸上带笑,却明显心里有事。

阿诚给他端了茶,听他寒暄几句,果然很快转入正题。他放下茶杯说:“明楼啊,我一早在信里就对你讲过,有关中方最新研制出的导弹的具体信息,是皇军急需之物,你来投诚,怎么也得表露诚心才好。”

明楼一笑:“原来老师在担心这个,我自然是诚意满满的。”他回头吩咐:“阿诚,把我们的东西给老师看看。”阿诚去取来随身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将一个U盘插上,打开,然后转过显示屏给汪芙蕖看。

“这个U盘里装的就是所有信息,”明楼说,“老师,您看看有没有假?”汪芙蕖迅速浏览一番,大致看来是没错,他才放了心,笑道:“有这个就好,我保你官运亨通。”

明楼摇头说:“明楼只求保住性命,哪里敢奢望一官半职。”汪芙蕖半笑不笑道:“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说这些话。你若不是心有不甘,又何苦铤而走险。”

明楼露出尴尬表情,笑一笑说:“瞒不过老师,明楼这些年也算是出生入死,却始终是卖命的鹰犬,眼看着年近三十却毫无晋升希望,才听老师的劝来这里碰碰运气。如果真能得长官赏识,明楼定不忘老师恩情。”

汪芙蕖大笑道:“只要你不忘今日所言就好——我已经将你的事上报给藤田长官,长官明天就安排见你,到时候你把东西交上去,自然亏待不了你。”明楼又惊又喜道:“藤田长官居然肯见我,真是给了明楼天大的面子,明天就听老师安排。”

送走汪芙蕖,明楼的脸色却阴沉下来,阿诚悄声问:“见藤田芳政不是好事吗?”明楼低声说:“U盘里的东西是假的,汪芙蕖这样匆匆看几眼辨不出来,藤田若是拿去叫专业人员鉴定,迟早会发现问题。我原本想拖延几日,没想到藤田芳政这么迫不及待。”

阿诚要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这手机看似普通,却是总部特意给他们订制的。可以正常使用,也可以和内部人联系,发送消息无法被监控到。

阿诚拿出来,打开一条新消息,对方号码显示为001,消息很短:“如有需要,和毒蜂联系,号码,039。”

阿诚看着明楼,明楼想了一下,拿过来输入号码039,写了一句话:“明日袭击汪芙蕖座驾。毒蛇。”

评论(12)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