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驯染 (番外)——16岁阿诚的新年


阿诚其实挺怕过新年的。

新年原本很好,家人团聚,喜气洋洋,穿新衣服,拿大姐大哥给的红包,更不用说放鞭炮,看花灯,都是孩子们向往和喜欢的。

可是阿诚16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他的心思细密敏感,虽然平日里总是带着浅浅的微笑,像春风吹动湖面,泛起縠绉似的涟漪,但是他也会藏起小小的忧伤,即使大哥也不告诉。

他会想起妈妈。

不是桂姨,是生下他的女人。他不知道那个女人是出于什么原因把他丢在孤儿院,但是在孩子的心思里,难免会想到:“如果是妈妈,就会爱我,不会像桂姨那样打骂我吧。”

明台失去了母亲,但他还有母亲的照片,他能看到母亲年轻美丽的模样。阿诚却是连这点福分都没有。

有时对着镜子,他会在自己的眉眼上去肖想母亲的面容,大哥说他长的是好看的,学校里的女生也说,那么他的母亲也一定是美丽的,像电影里的女主角,穿花团锦簇的旗袍,露出细细的腰身。

又或者他的母亲是穷苦的,但是温柔又善良,会偷偷的用节省下来的钱给他买一块糖,藏在口袋里,洗衣服的时候把他叫到身边,让他闭上眼睛张大嘴巴,然后一下塞进他嘴里。

糖很甜,甜到他的心里去。

他坚信妈妈抛弃他是有原因的,太穷苦,太艰难,又或者,她可能像明台的母亲一样,已经死了。

过年的时候明台会去小祠堂祭告自己的母亲,大哥大姐也会去祭告先父先母,就只有阿诚,帮着阿香准备好祭品,就一个人在院子里发呆。

他坐在落尽树叶只剩枝桠的树下,看着冬日里白茫茫的天色,想念着自己的妈妈。

祭告结束,他听见屋子里明台又笑又叫的声音,大哥大声斥骂他,大姐在喊:“阿香,阿香,鱼准备好了没有?把酒柜里的红酒找出来。明台饿了,先给他找些点心吃!”

于是,阿诚就站起身,搓一搓冻红的小手,快步向房里跑去,跑到门口的时候总能听见大哥在喊:“阿诚,阿诚!又跑到哪里去了?外面冷,快回来!”

他露出笑容,清脆的“哎”一声,推开房门。

吃年夜饭是最热闹的时候,大哥大姐发给他和明台红包,他和明台给大哥大姐送礼物。大姐会允许他们喝一点红酒,玫瑰一般的颜色,盛在水晶般透亮的高脚杯里,总让阿诚想起“玉碗盛来琥珀光”的诗句,虽然并不恰当。

然后他也会想起后两句——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真的,他连自己是哪里人都不知道呢。

阿诚小小的伤感很快被喷香的饭菜,温暖的灯光,全家人的欢声笑语驱散,他也跟着笑起来。这也是真实的快乐,就如同忧伤是真实的忧伤。

饭后,明台闹着要放烟火,明镜说:“好,好,你大哥买了很多呢,你和阿诚都可以放。”明台说:“阿诚哥阿诚哥,我多放一点你少放一点好不好?”阿诚还没说话,明楼就沉了脸说:“一人一半,你凭什么多放?”

明台撅嘴说:“阿诚哥过了年就17岁了,是大人了,还放什么烟火。”明楼说:“现在不还没到半夜?阿诚还是16岁,阿诚还小呢。”明镜笑,阿诚也笑。明镜对着明楼说:“你呀,从来都是护着阿诚。好啦好啦明台,你大哥买了很多,够你玩的了。”

烟火很好玩,阿诚很喜欢,“嗤”的一声飞到天上,“啪——”炸出满天烟花,映在阿诚的眼睛里,星星一样闪着光亮。

明台开心得又跳又叫,明镜紧着喊:“明台,离远一点,别燎了新衣服!”明楼站在阿诚身边,揽着他单薄的肩膀,阿诚把头轻轻的靠在明楼肩上。

放完烟火已经很晚了,明镜照顾着明台回去休息,阿诚和阿香一起把满地熄灭的炮仗收拾干净,然后阿诚对阿香说:“你先歇着吧,我再留一会儿。”

阿香点头回屋去了,阿诚独自一人站在院子里。远处天空中零零星星的腾起烟花,隐隐约约传来爆竹声,周围,也是一片寂静。

刚才玩闹打扫时产生的热力慢慢消退,寒意袭来,阿诚觉得冷了。他把手拢在嘴边哈了几口气,然后抬头看天。寒气扑在睫毛上,睫毛上挂了水珠。天空里有几颗星星,不多,天气并不好,有云,还有放炮腾起的烟雾。

阿诚觉得还好,一颗星星也好,能让他想到妈妈。

他学了很多科学,知道没有神力,也没有灵魂,但是这个时候他希望有些传说是真的,比如死去的人可以化作天上的星星。

哪一颗是妈妈呢?

他听见门开的声音,有人朝他走来,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明楼。明楼走到他身后,解开大衣扣子,将他裹进怀里。

他的后背贴上明楼的胸膛,很温暖,他侧过头去,明楼轻轻吻吻他的唇角,轻声问:“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他不答,只说:“大哥赶紧回去休息吧,院子里冷。”明楼微笑道:“你不在身边,我怎么睡得着?”阿诚腼腆的笑了,微微低下头,明楼便去吻他露出的白皙的脖颈,又问:“在想什么?”

阿诚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说:“想妈妈。”

明楼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皱起眉,紧了紧怀抱问:“想见她?”阿诚点点头,轻声说:“我从来没见过她,连她长什么样子,是哪里人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她为什么丢下我,但我想,她一定有她的苦衷。”

明楼说:“其实,我也想过。”阿诚惊讶的回头,明楼眼睛看着前面说:“这些年,大姐和我一直在试着寻找明台的父亲,却一无所获。他好歹是有些线索可循的,但是你的父母,却连线索也没有,甚至桂姨也不知道。”

阿诚微笑着,轻叹一口气。明楼又说:“大姐有时候会跟我讲起,如果找到了明台的父亲,他要带走明台该怎么办。大姐说她舍不得。然后,我就想到了你。”

阿诚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明楼,明楼接着说:“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你的父母找到了你,找上门来要你跟他们回去,我该怎么办。”

“大哥……”阿诚轻声叫,明楼说:“阿诚啊,大哥舍不得。”

阿诚的眼泪涌了出来,他急急的说:“大哥,我……”明楼摇了摇头:“阿诚,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是却忍不住去想。你知道我怎么想?”

阿诚回过身对着明楼,明楼的手臂环着他的腰,眼睛越过阿诚望着远处,仿佛在自言自语。

“我想把你藏起来,谁也找不到。——我可以骂走桂姨,却没有权力拒绝你的亲生父母。所以我只能,把你藏起来,藏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这样,谁都带不走你,你就永远不会离开我。”

阿诚轻轻的叫:“哥……”

明楼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却转瞬即逝,他又微笑起来,低下头温柔的看着阿诚说:“可是我不会那样做,如果你有一天选择离开,我不会阻拦。阿诚,你知道爱是什么吗?爱就是我离不开你,却放手让你去飞。”

阿诚的泪落了下来。

明楼低下头吻他,他仰着头,闭着眼,在明楼的怀抱里,他感到幸福。他想念妈妈,但是他感恩现在的生活,感恩遇到明楼,感恩爱上明楼,更感恩明楼也爱他。

天空腾起一朵巨大的烟花,照亮了他们的脸,明楼微笑着对他说:“新年快乐,阿诚。”阿诚也笑:“新年快乐,哥。”

他们一起转过头去看缤纷的烟花,阿诚偷偷看明楼的侧脸,心想。

哥,即使我飞上天空,也是为了飞到离你更近的地方。

哥,新年快乐。

(完)

评论(47)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