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因为出圈很久没有宣传,小料还有很多,还是再宣传一下吧,有想要的戳进去看看吧❤

朕会驾崩工作室:

【楼诚】明氏宠物店-通贩开启!


作者:墨色琉璃   @墨色琉璃 

封设/书签:Dasiv @Dasiv 

G图: @Flying 

制作:朕会驾崩工作室

规格:A5变形
字数:2W↑↓
售价:19.9

封面:银河纸
内页:100g道林米白纸
扉页衬纸:硫酸纸
赠品:小书签x1

数量:150本(售完无补)


CP:楼诚、谭赵、蔺靖、洪季、杜方、荣霖

通贩开启时间: 2017.11.18 晚八点 
发货时间: 拍下后三天内
店铺名:萨摩的纸堆窝
 

购买链接:明氏宠物店


这一次宠物店的本子采用现货通贩的方式,为了错开双十一的高峰期特地定在了11.18日,本周六上架,发货时间是拍下后的三天内哦~

希望购买的姑娘们都可以快一些收到琉璃太的本子~

希望你们都喜欢它!

对了,商品名写宠物辣条是特意哒,最近某宝较严,大家懂,大家懂

谢谢姑娘的有声书,太开心了!也希望大家喜欢。

宠物店本子还在通贩中,地址见评论

溟:

明氏宠物店有声书上市啦!
感谢 @墨色琉璃 大大的支持!本人只是单纯的喜欢这本书,所以中间可能会出现一些bug……
欢迎感兴趣的朋友前来收听!
http://xima.tv/FbPFDN

【洪季】鬼迷心窍(15)

(15)

季白不是第一次面对流血牺牲。

当初他带过一个实习生,很年轻,大眼睛,卷头发,笑起来明朗如雨后水洗过的阳光。

季白带他出任务,他又机警又顽强。季白对他很严格,心里却是喜欢他的,不止他,全队的人都喜欢他,这样的小兄弟没有人不喜欢。

可是他到底稚嫩了些,临近实习期满,季白最后一次带他出任务,谁也没想到劫匪有枪。他像往常一样勇敢地冲出去,却在枪响过后倒在血泊之中。

左肩中弹,血流如注,季白抱着他坐在地上,血染红了他雪白的衬衫。

小兄弟没有死,但季白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血,一见就晕眩。

小兄弟出院的时候季白去看他,对他说:“毕业了做什么都好,别做刑警了。”小兄弟大大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像平时一样可爱。“可是我只想当刑警呀,”他说,“三哥,你是我的偶像呢。”

季白沉默着,最后,只是伸出手揉揉他柔软的发卷。

几个月后,小兄弟用手机给他发了一张照片,他穿着警服,仰着头,带着闪闪发光的骄傲。

这一次,轮到了洪少秋,可是他却不知道洪少秋能不能像当初的男孩子一样再一次闪闪发光地站在他面前。

季白非常冷静,他历来如此,生死关头也是如此。几乎是在医生告知的瞬间,他就有了主意。

他打电话给赵启平,简单地把情况讲了,赵启平平时爱玩闹,这个时候却干脆利落,直接告诉他把所有检查报告发给他看。

季白扫描完发给他,赵启平很快回复说,转院回来,我请我师傅出山,保不住洪少秋的腿我这骨科医生不干了!

季白心头一热,鼻子发酸,他说:“好,我信你。”

季白走进特护病房,洪少秋躺在病床上,已经醒了,失焦的眼睛茫然地睁着。

季白轻轻走过去,洪少秋吃力的转过头,目光落在季白身上。他的眼神凝滞了一下,然后慢慢清明起来。

季白在床边坐下,握住他的手,他翕动嘴唇,极轻极轻地说:“我想你了。”

季白的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下来。

他把洪少秋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洪少秋的手指动了动,试图抹掉他的眼泪。

“原来你也会哭啊,”他露出一点笑意,“我是不是赚到了?”

季白说:“闭嘴,傻瓜。”

他很快地擦了擦眼角,回过头看向门口,江源在门口站着,红着眼眶。

季白说:“我要带少秋转院。”语气斩钉截铁。

赵启平办起正事毫不含糊,他亲自带车来接洪少秋。

季白考虑再三,先给张妍打了电话,如实相告,再叫张妍慢慢地跟她父母说。

洪少秋也知道了自己的伤情,他很平静。

他工作这些年见惯了流血牺牲,他自己也早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这次任务十分凶险,他这就算是捡了条命,至于腿伤……

他看着身边的季白,季白一直握着他的手,反反复复地跟他说:“你放心,你的腿一定会好的。”

他微笑了。

他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季白在身边,天塌下来他也不怕。

回到六院,赵启平立刻给洪少秋安排了手术,主刀是赵启平刚参加工作时带他的导师,也姓赵,人称“赵神医”。

老爷子早就退休回家抱孙子去了,一般人请不动,也不知道赵启平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请得老神仙出山,整个六院都轰动了。

手术前一天晚上,张妍带着张西洋夫妇来看洪少秋。

张西洋拉着儿子的手问长问短,张妈妈在旁边掉眼泪,张妍劝着她,自己也红了眼圈。

季白从房门上方的玻璃里向里面看着,有人从后面拍他肩膀,他回头,是赵启平。

赵启平手里拿着一叠纸,问他:“手术协议签字,谁签?”季白朝房间里指了指说:“给他父母送过去吧。”

赵启平点一点头,拍拍他的手臂说:“没事,过了这一关,以后有的是他们感谢你的时候。”

季白淡淡道:“我要他们感谢做什么?我不过是为了少秋。”赵启平笑:“知道,你放心,从这以后,他就是孙猴子,你就是如来佛,他跳不出你的手心儿。”

季白皱眉:“什么破比喻,干你的活儿去,我去抽根烟。”

赵启平说:“我们可是无烟医院,到厕所抽去。”

季白说:“放心,不会叫你们保安发现的。”

赵启平进了病房,季白顺着走廊走到尽头,拐个弯儿,前面是卫生间。他在口袋里摸来摸去,刚摸出一根烟,就听有人叫他:“季白。”

他回身,连忙把烟塞回去,礼貌地叫了一声:“阿姨。”

来人正是张妈妈。

张妈妈的脸上还带着泪痕,她努力作出笑容说:“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季白说:“没什么,是我应该做的。”

张妈妈扯着衣角,没话找话地说:“医生叫签手术协议,我搞不太懂,就让妍妍和我家老张去和医生谈,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季白不说话,静静听着,张妈妈的声音又哽咽起来。

她说:“少秋出这么大的事,却都是你一手操持的。刚才他也说,你给安排了最好的医生,一定能治好他。”

她停下,仿佛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她鼓了鼓勇气,终于开口说:“你们的事,少秋知道我反对,他刚才看着我,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妈,等我好了,我要给自己做一回主。他爸不知道你们的事,听不懂,可是我懂。季白,经过这一回,阿姨也想明白了,你救了我,又救了我儿子。你和少秋,少秋和你,都是阿姨这个老顽固拆不开的。只要少秋高兴,只要他幸福,旁人的流言蜚语算的了什么。阿姨跟你明说了,明天的手术不管结果如何,以后,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做主,阿姨一句话不多说。”

她一口气说完,眼角带着泪,眼神却非常坚定,毫不回避地看着季白。

季白的心头涌起热辣的东西,他努力咽下冲口而出的情绪,轻轻点了点头说:“谢谢阿姨。”

停了停,他又说:“阿姨,明天少秋的手术一定能成功。”

第二天一早,洪少秋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区在单独的楼层,护士说只准一个家属陪同等候。

张西洋想去,被张妈妈暗地里拉住。他诧异地看着老伴,张妈妈对着季白说:“季白,麻烦你了。”张妍惊讶地看看她,又看看季白。

季白点头,轻声说:“放心。”

他陪着洪少秋坐电梯去手术区,洪少秋从被子底下伸出手拉住他的手。

季白低头温柔地看着他说:“我在外面等你,别怕。”

洪少秋笑了。

他说:“我怕什么,反正后半辈子都赖上你了。”

季白抿嘴轻笑。

他仿佛又看见那个骄傲得闪闪发光的男孩子,他相信,洪少秋会和他一样,带着闪闪发光的骄傲重新站在他的面前。

妈呀,特典总算搞出来了😂😂😂😂

一张大图做的明信片和4张单人书签,谭赵书签可拼在一起,楼诚书签可拼在一起(就是说图是连续的)

有意还和加购

艰难时期,搂抱取暖❤

朕会驾崩工作室:

《大少爷与小书童》的特典图透。

作者: @墨色琉璃 

画手:扎鱼猹 @扎鱼猹 

——————————————

左起:赵启平、谭宗明、阿诚、明楼

特典价格:10/套,一套包括人物书签x4+明信片x1

特典仍可加购~

——————————————

购买链接:大少爷与小书童

啊啊啊啊常皆姑娘又p图了!好棒!有血色的感觉呢!

常皆:

吸血鬼系列完结啦!撒花!

悄悄P一张给大大~谢谢大大的故事~

下个故事见@墨色琉璃 

嗯😌七夕快乐


真的是特别贴近文里的情形了!

我爱阿诚飞扬的头毛!

特别喜欢这样纤细的少年阿诚!

顺便说,飞姑娘给小书童画的g图可爱死了!回头大家可以在本子里看到!

Flying:

画的依旧是 @墨色琉璃 太太的吸血鬼au文《生人勿近》

p1是11章中突出重围站在正午阳光下的阿诚哥。

p2是12章中重伤奄奄一息的阿诚,被几乎烧焦了半边身体来救他的明楼抱在怀里,却费力地举起血污的手腕,想用自己的血为大哥疗伤。


《大少爷与小书童》终于要预售了!!!

时间:8月17日晚八点至9月17日

正文+5000字番外(“木娄减肥记”+“楼诚吃了药的车”,过场人物谭赵荣霖)

随书送明信片

前十名签名+特典(目前筹备中)

大家帮忙宣传一下吧,谢谢啦❤

朕会驾崩工作室:

【楼诚】大少爷与小书童


作者:墨色琉璃   @墨色琉璃 
制作:朕会驾崩工作室

规格:A5
字数:12W↑↓
售价:58

封面:飘金纸+硫酸纸竖封
内页:100g道林米白纸
扉页衬纸:红色雪花棉纸(待定)
赠品:明信片x1
前十特典:TO签+神秘特典(暂时保密>///<)
注:神秘特典可加购,10元/套,后期会图透的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试阅地址:大少爷与小书童
新增:未发表番外x1
CP:楼诚、谭赵、蔺靖、洪季、杜方、荣霖、唐川

预售时间: 2017.08.17 晚八点-2017.09.17 
发货时间: 十月中上旬 
店铺名:萨摩的纸堆窝
 

预售链接:大少爷与小书童


朕会驾崩工作室

封设/排版/宣图:西楼 @西山楼外楼 


【洪季/楼诚】生人勿近(2)吸血鬼题材

(一个洪季侦破关于楼诚的吸血鬼案件的故事)

(2)

季白很熟悉烟花间。

他曾在这里跟踪过毒贩抓捕过劫匪,不过这次,他没有把握一定找得到黑衣人。

烟花间是个非常混乱的地方,三教九流,无所不有,人口流动大,来源广,无法控制。老板通吃黑白两道,又极狡猾,让人抓不到把柄。季白很难证明这里窝藏罪犯,只不过有两次叫他们停业整顿,除此之外,也做不到更多。

季白在衬衣外面套了一件夹克,坐在角落里抽烟。洪少秋坐在他对面,看看他夹烟的修长手指,又看看他的脸。

“你居然会抽烟。”他笑着说,“我以为你是那种品学兼优又乖又听话的好孩子。”

季白冷淡的目光从半垂的眼皮下扫过来,翘起薄薄的嘴唇发出鄙夷的声音。他用三根手指捏住烟蒂凑到唇边去抽,他的唇色很淡,轻轻含住烟蒂的样子非常迷人。烟雾缭绕,遮住他的眉眼,他眼皮低垂,睫毛非常浓密。

洪少秋看着季白,用力咬着嘴里的烟蒂。

舞台上有穿短裙的舞女在跳钢管舞,季白冷漠地扫过去,专心地在人群中找。

洪少秋随着他看过去,淡淡地说:“如果凶手之前是在这里,那么跟踪这里的某一个客人半路行凶不是很方便吗?为什么还要另选目标?”

季白抽烟的动作顿了顿,然后说:“即便黑衣人不是凶手,他也是我们所知的最后一个见到受害者的人,找到他也许可以问出些线索。”

他向东西两个方向各扫了一眼,赵寒和姚檬正在拿着手机向来来往往的人询问黑衣人的情况,手机上是监控截图。但是很明显,还没有任何线索。

季白很有耐心,一个案子要找出线索常常如大海捞针,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季白两者兼有。他犹如一只狮子,悄无声息地逼近猎物,然后一举捕获。

突然,他的目光闪动了一下,洪少秋立刻随着他望去,姚檬正在和一个端着托盘的服务生说话,服务生指了指包厢的方向。

季白挺直了身体,耳机里传来姚檬的声音。“季队,”她说,“服务生说包厢方向有人很像黑衣人。”

季白摁灭烟蒂站起身说:“你们先不动,我过去看看。”

洪少秋跟在他后面,一起朝包厢走去。这里安静了许多,但断断续续仍有出出进进的人。

他们和一个服务生擦身而过,看到走廊尽头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季白和洪少秋交换了一个眼色,加快脚步。那人向左一转,拐进另一条走廊。

季白拔出枪低声说:“那是一条死胡同。”洪少秋点了一下头,拔出枪跟着他小跑到走廊边,探头窥视,可是黑衣人踪迹不见。

洪季二人互相使个眼色,一人一边往前推进,挨个儿排查房间。

这里偏僻,房间大多没有人,检查到中间位置,季白听见一个房间有响动。洪少秋立刻靠过来,看了季白一眼,季白点头,洪少秋一脚踹开房门,两人同时举枪对准房间吼道:“别动!”

房间里发出一声野兽的咆哮,一个男人从沙发上跳起来,沙发上躺着一个穿红色短裙的应召女,脖子和胸口上全是汩汩流动的红色,她手脚不停抽搐。男人凶狠地望向季白,嘴和下巴上全是血迹。

“不许动!”季白怒吼,男人朝他呲起牙咆哮,露出骇人的犬齿,季白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男人嗥叫着闪躲,速度快得惊人,季白不停移动枪口,连续射击,有几枪打中了,血从男人身上流下,但是很快就凝结了,男人的速度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季白鬓角冒了汗,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歹徒,男人像一只鬣狗一样高高跃起向他扑来,千钧一发之时,洪少秋的枪响了。

啪!——正中额头,男人从半空中摔下来,扑通一声落在地上抽搐着,最后不动了。

季白的双手还握着枪,小臂的肌肉绷得紧紧的,汗湿的衬衫贴在后背上。

洪少秋迅速绕过去查看那个应召女,从旁边扯过一件女士外套团起来压在她的伤口处。“快!”洪少秋朝季白喊,“打120,她还有救!”

应召女被抢救过来,但是非常虚弱,还不能问话。季白安排警员值班,她一有好转就立刻通知自己,然后才跟洪少秋一起从医院出来。

天已经大亮了。季白抽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抽了一口问:“那是什么东西?”

洪少秋不说话,季白说:“你要是还瞒着我就滚!”洪少秋笑笑:“季队好大火气,昨晚可是我救了你。”

季白突然站住了,洪少秋奇怪地看他一眼,见季白把烟叼在嘴里,腾出手来就往自己腰里摸。洪少秋只来得及哎了一声,枪就已经到了季白手里。季白咔得一声打开弹匣,将子弹退出一颗,捏在指间举起来对着阳光看。

子弹头在阳光下泛着银光。

洪少秋叹了口气。

“不用看了,”他说,“银制弹头。”

季白转回头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他,洪少秋咧嘴一笑:“没错,吸血鬼。”

季白很久没有说话,烟静静燃烧,落下长长的烟灰。半晌,季白才开口。

“我以为那只是传说。”他沙哑地说。

“不是,”洪少秋把自己的枪和子弹拿过来,重新上了子弹,塞进枪套,这才说,“国家一级机密,因为怕引起社会恐慌。我们国安处特别事务司就是专门处理这一类的绝密案子的。”

季白问:“上次那个案子也是?”洪少秋点头:“吸血鬼数量极少,也一直被我们监督。他们可以以动物血液为食,所以我们尽量迫使他们不袭击人类。可是最近案子频发,看来他们群体内部出了问题。”

季白皱紧眉头问:“我可以跟我的警员讲吗?”洪少秋摇头:“你还是我打了报告才获准知道这件事的,绝对不能再扩散。”

季白沉默着抽了口烟,把烟蒂掐灭丢进旁边垃圾桶。

“那个黑衣人呢?”他突然说,“为什么两次发生案件他都在附近?昨天他究竟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是同伙吗?”

洪少秋摇头:“我比较倾向于认为他是故意引我们去的。”季白问:“为什么?”洪少秋的脸色凝重下来。

“那得先搞清他的目的,”他说,“我觉得,既然他会引我们去,就会再次出现。”

季白说:“我觉得,我们在被他牵着鼻子走,这感觉非常不好。”洪少秋拍拍他的肩:“放松点,你需要调节一下,从昨晚到现在你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季白皱着眉头看看他拍自己肩膀的手,洪少秋笑嘻嘻说:“走走走,吃早饭去,吃饱了什么烦恼都没有。”

季白赌着气说:“不饿!”说完就往相反的方向走,洪少秋也不追,就站在原地闲闲地问:“想要银弹吗?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有。”

季白硬生生地止住脚步,回过身对着洪少秋怒目而视,洪少秋也不在意,笑眯眯地向自己身后的方向勾勾大拇指:“跟我去吃饭,我就给你银弹。”

季白气得七窍生烟,可是毫无办法,洪少秋回身自顾自往前走,嘴里说:“快点啊,我知道有家特好吃的羊肉汤馆。”

季白大步跟过去,骂道:“有病啊大清早吃羊肉汤,我要喝粥!”洪少秋说:“喝什么粥,多吃点肉才好,你看你瘦的。”季白说:“我哪里瘦?我看是你胖!”

洪少秋说:“好,好,你不瘦,你也就屁股有肉别的地方哪儿还有肉?——哎哎!你动什么手啊!——季白!我警告你,你再打我我不给你银弹了!”

季白抬起脚踢在洪少秋屁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