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洪季/楼诚】生人勿近(1)吸血鬼题材

(一个洪季侦破关于楼诚的吸血鬼案件的故事)

(1)

季白利落地跳下车,一边戴手套一边大步流星地走向案发现场。

两个穿制服的警察站在警戒线处,季白走过时朝他们微微点了一下头,一手拉起警戒线,低下头走进去。

几个或制服或便衣的警察蹲在一处,季白问:“什么情况?”赵寒站起身给他让开路,一面说:“中年男性,40到45岁之间,左颈部有两个洞,无其他伤痕,失血过多死亡,死前有明显挣扎痕迹,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一点左右。”

季白向地上瞟了一眼,受害者身下有一滩血迹,都是从颈部静脉流出的。

他蹲下来,仔细检查受害者的手指,没有发现毛发皮屑痕迹。他皱了皱眉,又去检查颈部。

两个血洞相距三指远,非常精准地插进静脉。季白脸色凝重,站直了身体。

“他的钱包手机还在对吗?”他问,赵寒说:“在,三哥你怎么知道?”季白指了指受害者的手腕:“这块表价值不菲都没有丢失,何况钱包手机。”

“对,”赵寒说,“不是抢劫,那是仇杀?不然不必搞的这么惨。”季白四下看看,赵寒紧跟着说:“这里离地铁很近,但是路很偏,夜里很少有人经过。”

季白说:“重点不是这个。”赵寒愣了一下:“不是这个?”季白说:“重点是凶器——什么凶器能造成这样的伤害?”

赵寒摸着下巴咂嘴:“尖锐细长的东西?”季白说:“还有,为什么会有两个洞。这么精准地扎在静脉上,干净利落,一般人可做不到。”

赵寒惊讶地问:“医生?”季白叹了口气:“动动脑子好不好?如果真是医生,插动脉不好吗?死的多快,干嘛要插静脉?还有……”

他后退了一步,眯起眼睛细细打量:“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季队好眼力。”身后有人笑道,季白和赵寒转过身,见有一个身材高大戴着墨镜的男人朝他们走来。赵寒看看左右喊:“这谁啊?怎么随便让人进来!”

男人摘下墨镜插在胸口口袋里,掏出一个本子递过来。季白面无表情地接过来打开看,赵寒也凑过来看,念出声:“国安处特别事务司?这是什么部门?”

“洪少秋?”季白用一贯的冷淡调子念出对方的名字,怀疑地看着他。洪少秋毫不介意地一笑:“这起案子与我们侦办的一个连环杀手案有关,所以由我们和你们协同办案。我想你很快就会接到局长亲自打来的电话了。”

话音未落,季白的手机就响了,他掏出看了一眼,眉峰不易察觉地动了动,走到旁边去接。

赵寒只顾看季白,没留神让洪少秋钻了空子,直接绕过他去看受害者。

赵寒发现了连忙去拦他:“别动别动!我们还没有检查完!”

洪少秋置若罔闻,用戴白手套的手将受害者的脸拨在一边,仔细察看他的伤口。

赵寒气恼得很,刚要再说什么,一只修长结实的手臂从旁边伸过来拦住他,他回头,季白淡淡的说:“局长的电话,要我们协同办案。”

蹲在地上的洪少秋站起身,拍了拍手说:“回去吧,没什么可看的了。回去查一下这个人的身份,再看看监控录像。”

他理所当然地用命令的口气,季白挑了一下眉,但没有说什么。

案发现场没有监控,附近的几个探头显示,受害者昨晚搭乘的是末班地铁,十二点五分出站,沿着马路向事发方向走,走到监控尽头消失了。

季白一遍一遍地翻看录像,最后暂停在一个画面上。画面左下角是受害者即将走出画面的影像,右上角有一个穿长风衣的黑衣人。

季白把画面放大,仔细辨认,黑衣人竖着衣领,戴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仿佛是刻意不让别人认出自己。

季白皱起眉,正在这时,赵寒带来被害者的资料——普通职员,加班回家,一家三口,生活平凡,没有欠债,没有和人结仇。

季白突然掉头问洪少秋:“以前的案子有过类似的人经过现场附近吗?”

洪少秋愣了一下,季白淡淡说:“你说牵连你们一个连环杀人案,既然是合作办案,你们掌握的信息也该跟我们分享一下吧。”

洪少秋说:“嗯……事发地都在没有监控的区域,受害者都是普通人,互相之间毫不相关,附近的监控画面没有拍到可疑人物。这个人……”他指着那个黑衣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凶器呢?”季白问,“有没有发现凶器?”洪少秋摇头,季白又问:“你们对于凶器是如何猜测的?”洪少秋摸摸鼻子说:“细长结实的东西,有可能是金属制品。”

季白冷冷地扫他一眼,站起身对赵寒说:“帮我查一下监控,这个黑衣人是从哪里来的。”然后对着洪少秋朝一个方向偏偏头:“能不能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洪少秋跟着季白刚走进他的办公室,季白转回身厉声说:“你们要跟我们合作能不能有点诚意?能不能不要把我们当傻瓜!”

洪少秋表情有点僵硬,他假笑着说:“季队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怎么没有诚意了?”

季白冷笑:“我刚到现场你就跟着到了,如果不是一直盯着,消息怎么会如此灵通?你说这个案子和连环杀人案有关,可是有关连环杀人案,你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也不说。我问你凶器,你竟然说是又细又长的金属。还有,关于精准插入静脉这件事,你提也不提,我不信你没有注意到。”

洪少秋被季白咄咄逼人的质问逼得有点招架不住,他刻意笑了笑说:“那么季队对这个案子是怎么看的呢?”

季白冷冷说:“凶器尖锐,却并不很长,应该是前端细后端粗,间隔距离也需要特别注意,很像是一个成年人犬齿之间的距离。”

洪少秋夸张地瞪大眼睛说:“你是说,是牙齿咬的?”

季白盯着他问:“你们到底掌握了多少情报?”洪少秋不说话,沉默着打量他,季白说:“如果我说出我的判断,你能不能对我坦诚一点?”

洪少秋淡淡一笑说:“季队不妨说说看。”

季白说:“我一直觉得案发现场有点奇怪,可是又说不出奇怪在什么地方,现在我想起来了。”洪少秋问:“是什么?”季白说:“是出血量。”

洪少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季白知道自己猜对了,便继续说下去:“对方因失血过多而死,可是现场的血迹并不足够多,流出来的那么多血到哪儿去了?”

洪少秋的脸色阴沉下来,季白说:“所以我认为,凶手不是人,而是嗜血猛兽。”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许久没有人说话,终于,洪少秋抬了抬下巴,干笑了笑说:“猛兽?别开玩笑了。那里虽说偏僻,却也不是深山老林,哪儿来的猛兽?”

季白淡淡说:“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这么介意?”

洪少秋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无奈的笑,他摇了摇头。

“早听说季队是出了名的神探,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他把手插在口袋里,走到季白身边,压低声音说:“这个案子属于国家机密,我有纪律在身,需要向上面汇报,再考虑透露给你多少情报。”

季白寒着脸说:“既然是机密,你们自己来就好,为什么要冠冕堂皇地和我们合作?”

洪少秋说:“你们很多人都接触到了这个案子,我们完全收回怕引起嫌疑。”

季白冷笑:“就是用我们跑腿呗,今天您指挥我们就指挥得很好嘛,官大一级压死人,我们一线刑警算什么呢?”

洪少秋有点头疼,季白的嘴唇薄,嘴皮子厉害得让他应接不暇,可是他又对着季白生不起气来。季白太聪明,他喜欢聪明人。

正在这时,赵寒推门走进来。

“查到了!”他说,“那个黑衣人是从一个叫烟花间的夜店出来的。”

PS:

吸血鬼设定,参考自《夜访吸血鬼》和《黑夜传说》,什么都不怕,就怕阳光和银质枪弹。

题目来源于瑞典同名电影,推荐

评论(73)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