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洪季】生人勿近(14)吸血鬼设定

小书童还在预售,特典马上要露出真容了(画手正在努力冲刺(*╹▽╹*))

地址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7222783572&abtest=19&rn=685c4d05d23cd9737c541a2888330c64&sid=4d5250f0964df1a96e017bff3a78b986

(14)

阿诚出院的时候是一个人,季白来帮他收拾行李。

阿诚站在窗前沉默地看着窗外,阳光落在他身上,伤后初愈,面白如纸。

季白觉得难过,就问:“为什么不晚上走,也好让明先生来接你。”

阿诚转过身,看着他淡淡一笑。“我并不是要回他那里去。”他平静地说。

季白心里一痛,安慰道:“他只是一时想不通,你回去好好和他讲清楚,他会改变主意的。”

阿诚摇了摇头:“你并不了解他,他做了决定的事,从来不会更改。”季白失声道:“那你真的要离开他?”

阿诚微低下头,抿起嘴笑了笑,话头一转问:“你和洪警官在一起了吧。”

季白没料到他突然问这个,一时语塞。阿诚说:“别不好意思,挺好的。说真的,洪警官特别关心你。”

他说话的时候带着笑,然后轻轻地叹一口气说:“真好。”

季白不知如何安慰,只好沉默,阿诚问:“你能帮我找个住处吗?”

季白实在有些难受了,他说:“当然能,只是,你们一点挽回的余地也没有了吗?毕竟是那么多年的情分,毕竟明先生那么爱你。”

阿诚微笑着,轻声说:“我当然知道他爱我,他总是替我着想,可是,我希望他自私一点。”

他掉过头看窗外,淡淡说:“我希望他多为自己想想,他那么需要我,却从来不愿承认。他一心想让我重新做人,却不肯正视自己的内心。”

季白不解地问:“自己的内心?”阿诚不答,却又提起:“我没有证件,住酒店不方便,你能帮我找个住处吗?”

季白忙说:“少秋现在住我那里,他以前租的房子还没到期,你先住着。”

阿诚点头说:“太好了,麻烦你们了。”季白说:“你伤刚好,要多休息,回头我买些新鲜的鸡鸭鱼肉给你熬汤。”

阿诚笑道:“不用,我一个人来得了。”季白听他说“一个人”心里就酸涩不已,可是又劝不了,只好自己多尽尽心。

季白带阿诚到洪少秋以前的住处安顿下来,给他添置了不少东西。只要有空,就来帮着熬汤做饭。

他不太理解阿诚究竟是怎么想的,明明可以去跟明楼磨,晓之以理也好,动之以情也好,总之总得有所行动吧。

可是阿诚不,他居然当真听明楼的话好好地做一个普通人。

开始时天天煎炒烹炸做一桌子菜,季白买的东西一点没浪费,还引得洪少秋跟着季白来蹭饭。

身体好些了,就天天出去玩,哪儿人多热闹他去哪儿,近郊的旅游景点全去了一个遍。游乐场也去,回来跟季白洪少秋说最有意思的是鬼屋,有个扮吸血鬼的家伙笑死人了,没见过那么假的吸血鬼。

季白和洪少秋互相看了一眼,暗中摇了摇头。他们闹不清阿诚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可是总归不是好事。

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傍晚,阿诚打了一辆车,回到西郊。

当初那场恶战之后,这里便十室九空,极少有人住。恶战中还损毁了一些房屋,明楼和阿诚住的那幢别墅便显得更加突出了。

阿诚在夕阳的余晖中走到门口,拿出钥匙开门,走进门去。

房间里仿佛很久没有通过风,一股发霉的气味。阿诚皱眉,拉开客厅的窗帘,把所有窗户都打开。

傍晚的凉风吹入,吹散污浊的空气,阿诚深吸了一口气,回身去厨房。果然,自从上次走后,这里便没有动过的痕迹,灶台上落了一层尘土。

阿诚擦净灶台,洗净水壶,烧水冲咖啡。不多时,倒出不多不少两杯咖啡。

他用托盘端着转过身来,门口处,明楼站在阴影里看他。他鼻子发酸,却微笑道:“大哥,喝咖啡吧。”

还是像之前的每一天一样,明楼坐在沙发上,阿诚和他对面而坐,一人手边一杯咖啡,房间里充盈着馥郁的香气。

阿诚用若无其事地口吻谈起这些天他做的事。

“看了一场悬疑电影,”他说,“主角是个物理学家,我觉得高潮的地方处理得不好,不尽兴。”他双手端着杯子,又说:“还去了游乐场,一个人坐摩天轮坐到最高处,看到很远的地方。我总觉得我看到了我们的房子,可是又不确定。”

他放下杯子,从带来的袋子里掏出几件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说:“这几个牌子一直都很喜欢,可是专卖店关门关得太早,总是赶不上。这次总算买到了,每个牌子都买了两套,你一套我一套,你看看喜不喜欢。”

明楼只看着他,不说话。阿诚又笑了,说:“我还去游泳池游泳,都让太阳晒黑了。突然想到你来游泳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像一条大鲸鱼,然后在游泳池里笑到呛了水。”

他说着,笑着,明楼静静地听,深深地看他,直到阿诚终于收敛起笑意。

“大哥,”他轻声说,“你让我过的生活,我已经过了。我会永远记得那些光明和温暖,记得阳光的味道,和阳光下人们的脸。大哥,一切到此为止就好,我还是要回来和你在一起。我不想再缔结契约,因为以后不知道还要遭遇什么,我不想再一次被迫和你解除契约。所以我想要你给我初拥,让我变成和你一样的人,断了后路,永不反悔。”

他期待地看着明楼,明楼的目光里带着痛苦和隐忍,但他终于摇了摇头。

“阿诚,”他说,“这些年,我一直想要放开你,很多次。你跟着我的时候才十岁,你还不懂得人世的快乐,正常的饮食,正常的作息,朋友,爱人,孩子,阳光和温暖,还有死后的天堂。我剥夺了你享受它们的权力,我试图放手,却舍不得。终于到了今天,我放了手,又怎么再能拖你入地狱?”

阿诚说:“你以为我不要梨子,是因为我没尝过它的滋味?就算它天下第一美味又如何?那是别人的看法,不是我的。我要的才是最好的,别人认为的更好的生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地狱也好,火海也好,我都甘之如饴。”

明楼的眼底波涛汹涌, 他痛苦地颤声叫道:“阿诚……”

阿诚站起身说:“大哥,我不是和你商量,我是向你宣布我的决定。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我不会再求第二遍。”

明楼说:“阿诚,你不要任性,即便你想回来,也容我们想一个万全之策。”

阿诚微笑了。

“大哥,”他说,“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听你的,这一回,我不会再听了。”

明楼霍然站起,急切地叫:“阿诚!”

阿诚说:“大哥,我只问你,你愿不愿意!”

明楼眉头紧锁,他从不曾这样慌乱,即使阿诚遭遇险境的时候也没有。可是现在,他陷入巨大的矛盾痛苦和无措中。

阿诚看着他,轻轻叹息道:“大哥,你为什么不自私一点,为什么不遵从你的内心呢?”

明楼原本慌张的目光突然凝滞下来,定定地看着阿诚。阿诚带着笑,却用凄凉的口吻说:“大哥,我只想让你不要事事为我着想,你想要什么就去做什么,哪怕是你认为错误的事。”

明楼沉默良久,才说:“那样的话,我永远不会原谅我自己。”

阿诚失望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对着明楼微笑。

“好吧,”他说,“我再也不会求你了。”

他转身往外走,背影异常决绝。明楼想要阻止他,伸出手去,却没有向前一步。

门打开,又关上,阿诚的背影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评论(59)

热度(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