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洪季】生人勿近(15)完结

《大少爷与小书童》还在预售中,继续继续!
淘宝地址: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7222783572&abtest=19&rn=685c4d05d23cd9737c541a2888330c64&sid=4d5250f0964df1a96e017bff3a78b986

(15)

城市东郊有一片别墅区,幽僻安静,环境优美,房价高得令人咋舌。

阿诚搭的出租车远远地就停下来,阿诚下了车,走进小区,熟门熟路地穿来绕去,走到一座三层别墅前。

他按门铃,半晌,无人应答,阿诚仰起头对着监控摄像头微笑说:“我知道你在家,如果你不开门,等我自己进去,可就不好看了。”

两分钟后,门开了,一个仆人模样的人把他让进去,带他上二楼,在一扇门前停下,一边开门一边说:“贺先生在书房等您。”

门开了,阿诚走进门去,门在身后关上,房间里灯光明亮,一个男人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膝盖上摊开一本书,他的手正放在书页上。

“阿诚啊,”男人虚情假意地寒暄道,“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阿诚也不见外,走过去在他对面沙发上大喇喇一坐,微微一笑道:“来求您啊,贺先生。”

贺先生不安地换了一个坐姿说:“开玩笑吧,你有明楼,哪里用得到求我?”

阿诚摊开手说:“我的事,你不会没听说吧。”贺先生假笑问:“什么事?”阿诚半笑不笑道:“你见到我毫不吃惊,就已经说明你什么都知道了。怎么,跟我装傻?”

贺先生忙说:“怎么会!我……也是刚听说。哎呀,实在是不幸,不过倒也不是大事,你痊愈之后再和明楼缔结契约不就好了?”

阿诚说:“我正要为这件事求你。”贺先生不解道:“求我什么?”阿诚说:“我想让你转化我。”

贺先生仿佛被毒蛇咬了似的腾得跳起身,膝头的书掉在地上也顾不得拾,只瞪着眼叫道:“你……你开什么玩笑!你想害死我?”

阿诚不急不恼,朝他点点手笑道:“你慌什么。”贺先生急赤白脸说:“你说我慌什么!明楼要知道我转化了你还不得拧掉我的脑袋!”

阿诚笑起来:“哪有那么夸张。”贺先生说:“夸张?哪里是夸张!明楼拿你当眼珠子似的那么宝贝,转化了你,我还要不要活了?”

阿诚不慌不忙说:“放心,我不会坑你,你听我说完。”贺先生摆着手说:“你也别说,我也不听,你现在就起身走了才是不坑我。”

阿诚见他执意不肯,将脸色一沉,冷笑道:“贺先生如今架子大了,我在您面前连说话的资格也没有了。好,我走,我走了您可别后悔。”

说罢,阿诚果真起身便走,贺先生见他恼了,连忙喊道:“等等!”阿诚停下,侧过身瞥他一眼。贺先生叹一口气,举起手说:“好,好,我输了还不行?您坐,有什么您说。”

阿诚微微一笑,这才回到沙发前坐下,贺先生也与他对面而坐。

阿诚说:“我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来找你,毕竟大哥之外,这座城市里的吸血鬼我也只认识你了。”贺先生听到这里,忍不住嘟囔道:“我倒是希望自己没有这个荣幸。”

阿诚扬眉问:“什么?”贺先生忙赔笑说:“没有什么,你说,你说。”

阿诚说:“大哥想要我借此做回人类,无论缔结契约还是转化我他都不肯做。至于我,也不想再结契约。他这些年一直纠结这件事,总觉得拖累了我,我便想着不如索性做了吸血鬼,断了他的念想。”

贺先生忍不住打断他说:“既然他这样坚持,你要我转化你,他岂不是要迁怒于我?你还说不会坑我?”

阿诚笑道:“我并不是真的要你转化我,只是要你陪我演一出戏。”

贺先生狐疑道:“什么意思?”

阿诚转过头看向窗外,淡淡说:“我是从他那里来的,我最后一次求他,他仍然拒绝了我。我表明了我的态度,他非常了解我,很快就会猜到我想要做什么。”

贺先生紧张地坐直身体问:“他会追来?”阿诚点头:“他知道你是我在这里唯一认识的吸血鬼,我只能找你,所以他会来阻止我,而在那之前……”

他抽出一把匕首,刀刃泛着银光。贺先生大惊失色,指着他说:“你你你要做什么!”

阿诚手一翻,刀刃对着自己的颈部,对贺先生说:“我对着的是颈静脉,割破之后,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动手太晚,他及时赶来,必定给我疗伤,我这计划就失败了,所以,我宁早勿晚。”

贺先生忙说:“胡说!你割破得早,他来的太晚,你岂不是要失血而死?”

阿诚微微笑道:“所以我才来找你。”

贺先生先是不解,随即脸色煞白:“如果等不到他,你……你是要我转化你?”

阿诚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微微笑道:“如果你不肯,真让我死在你这里,他会杀了你。”

贺先生面如死灰,咬牙切齿道:“你你你……”阿诚也不看他,垂下眼皮说:“我觉得,他快要到了。”

贺先生连忙伸手阻止说:“别……”话刚出口,阿诚猛一用力,血喷涌而出,立时染红衬衫。

贺先生急得抖手,却不敢阻止。阿诚的脸被血色映衬得格外苍白,他丢掉匕首,仰靠在沙发上喘息着。贺先生上前两步说:“你还撑不撑得住,不然我帮你……”

阿诚无力摇头说:“再等一下……我还是……希望他来……”

贺先生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不时停下侧耳去听,却不见动静,他忧心忡忡,心急如焚。

血汩汩流动,阿诚闭上眼睛,叹息着想:“难不成还真要旁人来?大哥来了,不知有多恼怒,但愿他不要责怪我的任性。”

贺先生停下来,一跺脚说:“不等了不等了!你要是死了可就全完了!我现在就转化你,免得平白被明楼杀了,我可是冤死了。”

阿诚想要阻止,手也抬不起来,贺先生到了近前,俯身要去咬住他的脖颈,正这时,楼下仆人惊叫了一声:“先生!——”

门砰的一声大开,贺先生反射式的后退一步,有人转瞬间到了眼前,一挥手,他便被远远地摔了出去。

贺先生到底身子灵活,就地一滚站起身,也顾不得旁的,飞身出门躲到楼下去了。

阿诚勉强睁开眼,对着明楼艰难地露出笑意。

“你终于来了。”他说,可是只是蠕动嘴唇,发不出声。

明楼面色可怖,压着怒火说了一句:“你怎么敢!”

阿诚笑了,安心地闭上眼睛。

他的血流的太多,即便妙手也回不了春,明楼要么任他死去,要么转化他,无论选哪一种, 他都毫无怨怼。

他被扶起来,靠在一个坚实的肩膀上,失血过多而发冷的身体感到温暖,虽然吸血鬼从来都是冰冷的,可是明楼永远让阿诚觉得温暖。

他的伤口被轻轻咬住,被吮吸时他能听见明楼的心跳。

怦,怦,怦。

两个人的心跳原本跳着不同的节奏,却渐渐交织在一起,最终变成了一个声音。

怦,怦,怦。

阿诚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意识混沌不清。明楼放开他,抬起左手,划破手腕血管,将血喂进阿诚嘴里。

开始时阿诚一动不动,殷红的血顺着下巴往下流,映着苍白的肤色,触目惊心。然后,他的嘴唇翕动了几下,突然扭过头咬住了明楼的手腕。

他像一只觉醒的幼狼,抓住明楼的手臂,狠狠地咬下去,用力吮吸。

明楼倒抽着气,低声说:“阿诚,好了,放开。”

阿诚充耳不闻,反而弓起身子抓得更紧,吮吸得非常急迫,仿佛饥渴的幼兽。

明楼捏住他的后颈,猛地把他拉开。

“好了!”他低吼道。

阿诚茫然地睁开眼睛,徒劳地想要去抓明楼滴血的手臂,被明楼牢牢束缚住压在沙发上。

沙发上洇出大片血迹,像一朵一朵怒放的死亡之花。他们在血泊中纠缠,明楼拉着阿诚站在生与死的边界。

“阿诚,”明楼冷峻地叫他,“看着我,我是谁?”

阿诚大睁着眼睛,瞳孔放大,目光散乱。他眨了一下眼睛,瞳孔骤然收缩,变作诡异的金色,转瞬之间,目光炯炯。

“大哥。”他平静地说。

季白发现阿诚失踪,第一时间联系明楼。

电话那边,明楼镇定自若地说:“没事,他回来了。”

季白觉得明楼的语气不对,可是又不好问下去,只好说:“他还没有痊愈,我和少秋想去看看他。”

明楼淡淡说:“不必了,他身子不好,不便会客。”

季白恼怒“会客”这个词,可是他也知道明楼和阿诚的关系,不管其中有什么蹊跷,明楼都绝不会害阿诚。

于是,他只好作罢。

一个月后,明楼突然主动来电话说:“我和阿诚要远行了,你们方便的话来一趟,算是告别。”

季白大吃一惊,跟洪少秋说了,洪少秋皱紧眉头想了想说:“难道他们又缔结了契约?”

季白沉思道:“我怕没有那么简单。”

谜底在他们见到阿诚时就立刻揭开了——他们敏感地发觉了阿诚的变化。

阿诚没有出来接他们,给他们开门的是明楼,阿诚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疲惫。

“刚转化后的症状。”明楼坐在阿诚身边,握着他的手对着洪季二人解释,“嗜血,自制力差,精神状态不稳定,所以才一直没有见你们,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

季白和洪少秋互相看一眼,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什么好。

阿诚勉强笑道:“前段时间麻烦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精神不太好,大哥打算带我到幽僻的地方住一阵子,养好身体再回来。”

明楼安抚地拍拍他的手说:“阿诚正在适应素食,我给他尝了很多动物的血,他倒是很喜欢鹿血。”

季白失声叫道:“鹿血?”

明楼笑一笑说:“只要一点就好,不会害它死掉,所以我想去个鹿群多的地方。”

季白咳了一声说:“阿诚说过,长期素食容易影响神智,你们……”他指了指阿诚又指了指明楼。

明楼淡淡一笑说:“是,但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我们在一起,就永远不会陷入迷狂。”

他说着,握紧了阿诚的手,阿诚侧过脸来看他,目光温柔如水。

季白和洪少秋并肩走出来,月亮刚刚升起,像一弯冰凌。

季白轻轻叹了口气,有些莫名的怅然。洪少秋看看天色说:“今晚上他们就会起身吧。”季白说:“是啊,远离尘嚣,只有两个人朝夕相处,真让人羡慕。”

洪少秋看看他,笑了,一把搂过他的肩膀说:“有什么可羡慕的,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只有旁人羡慕我们,我们用不着羡慕旁人。”

季白忍不住笑了,故意绷起脸说:“和你在一起有什么好的?”洪少秋说:“会做饭会暖床,能陪打能陪聊,你还要什么?”

季白大笑,洪少秋骑上哈雷,把头盔抛给季白说:“上来,搂紧我的腰。”季白戴上头盔,坐在他身后,搂住了腰,哈雷发出轰鸣,风驰电掣一般飞驰而去。

远处,明楼拎着箱子走出大门,阿诚跟在他身后。明楼把箱子放进车后备箱里,然后坐上驾驶座。

阿诚回头看着房子,心里叹息一声,明楼催他说:“快上车,赶路要紧。”

阿诚嗯一声,打开车门坐在明楼旁边。

明楼发动车子的时候,阿诚突然问:“这些日子我一直想问你,我逼你转化我,你为什么一句都不骂我?”

明楼停顿了一下,开动车子。

“因为你说得对,”他平静地说,“那是我心底最大的愿望。”

阿诚侧过头看他,明楼眼睛看着前方,车子拐出院子,在星星点点的灯光中向着月亮的方向驶去。

(完结)

PS:

这篇以洪季开头,中心其实是楼诚,反正吸血鬼梗如愿写完,下一步可以安心写洪季了

不写番外!!!!!!!

评论(84)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