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洪季】鬼迷心窍(6)只管谈恋爱的洪季

小书童预售,天啊特典什么时候搞好!
淘宝地址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7222783572&abtest=19&rn=685c4d05d23cd9737c541a2888330c64&sid=4d5250f0964df1a96e017bff3a78b986

(6)

“女……朋友?”洪少秋结结巴巴地反问。

“对啊,女朋友。”张妈妈笑眯眯地追问,“到底是不是金姑娘?”

洪少秋下意识地摇头,张妈妈立刻又问:“那是谁?”

洪少秋说:“我没……”张妈妈摆手打断他:“你就别瞒着了,有什么呢,妈又不是老封建。别怕妈不同意,只要你喜欢,什么样的都好。”

洪少秋一头雾水,瞥一眼张妍,见她眼神闪躲,突然想起那一地安全套盒子,顿时恨不得捶自己脑袋。

得,肯定是误会了!

可是眼见张妈妈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他一边飞快地动着脑筋一边解释:“我们……还没确定关系,现在说为时过早。”

张妈妈白他一眼说:“你这孩子,你们都……还不算确定关系?我说球球,亏得妈妈还觉得你是个老实孩子,你可不能不负责任,对不起人家姑娘。”

洪少秋脑仁儿疼。

他跟季白也就算是个炮友,说到关系,八字还没一撇呢,这要是贸然出柜,平白把妈妈吓出个好歹算怎么回事?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艰难地说:“妈,至少,我得跟他商量商量是不?人家愿不愿意见您还不一定呢。”

张妈妈想了想说:“也是,姑娘脸皮薄,不好意思。那这样,你什么时候约她出来提前告诉我们一声,我们假装路过偷看一眼。”

洪少秋强忍着没说“您怎么想的来着”,脸上还得带着笑安抚:“妈,您要万一让他发现了,回头正式见面得多尴尬。您是做长辈的,可不能让小辈笑话了去。”

张妈妈一时无言以对,琢磨了一会儿说:“好吧,不过,你小子可不能敷衍我,有什么进展及时跟妈说。”

洪少秋点头如捣蒜:“行行行,没问题。”

好容易把妈妈和妹妹糊弄走,洪少秋来不及松一口气就想起季白。

之前他见季白脸色不对就觉得有事,现在看来,恐怕是妈妈在他面前乱说,他误会了什么。

洪少秋就怕季白误会,季白那性子,说翻了立马跟他一刀两断可怎么好?

洪少秋坐卧不宁,也不管几点了,出门就去敲季白的门。

他哐哐哐砸门,半天不听动静,他急了,该不是真不理他了吧?

这么一想,就更加卖力砸门,他也不管旁人听不听得见,只管大声叫:“季白!你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刚喊了三声,门猛地开了,洪少秋一个“季”字刚出口,季白的拳头就到了。洪少秋完全没准备,季白的拳头又太快,砰的一拳正打在鼻梁上。

洪少秋哎哟一声捂着鼻子,黏黏糊糊一手血,只听季白骂:“你他妈有完没完!我两天两夜没睡觉了,好容易回来,先替你招待你妈你妹妹,刚睡着又被你吵醒。我上辈子欠你的是不!”

洪少秋才知道撞上了季白的起床气,自觉惹了大麻烦,急中生智,捂着鼻子大声叫起疼来。

季白睡眼惺忪,这才看到洪少秋一脸的血,立刻清醒了,心里也有点慌,嘴里逞强说:“你……你怎么不知道躲?平时怎么训练的?你们国安都什么素质啊。”

洪少秋有意把鼻血乱抹,可怜兮兮地说:“季白,好歹让我洗洗好不?”

季白理亏,便把洪少秋让进来,还给他找了条毛巾。洪少秋洗干净脸,卷了纸卷塞住还没止血的鼻子,狼狈不堪地坐在季白对面,让季白气也生不起来。

季白叹了口气,心说:“我果然是上辈子欠了他的。”嘴里说:“什么事,你说吧。”

洪少秋因为堵了鼻子,瓮声瓮气地说:“我妈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季白翘起腿,双臂一抱扭开头说:“说了,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大概是想给我介绍对象。”

洪少秋咧嘴,心说:“妈,您能不能给儿子留条活路?”他忙解释说:“真不好意思,我妈她就是爱瞎操心,你别往心里去。”

季白耸肩:“我怎么会计较这种事。”洪少秋犹豫着又问:“她……还说什么没有?”季白瞥他一眼,冷着脸说:“没有。”顿了顿又说:“就是……说你有女朋友了,说我说自己没时间是找借口。”

洪少秋暗中跺脚,果然如此!他着急忙慌说:“那是她误会了!她和我妹都误会了!”

季白见他急赤白脸的样儿,莫名心里一松,嘴里故意说:“你跟我说这干什么,我管你有没有女朋友。”

洪少秋可不敢掉以轻心,不管季白介不介意,他都得把话说清楚,万一季白口是心非,将来有他受的。

他便说:“ 她们真是误会了,我妹来给我送饭,看见了我买的杜蕾斯的盒子。”

季白先是一愣,继而翘起嘴角:“你……买杜蕾斯了?”洪少秋说:“也不能总用你的不是?我网购的,组合套装,团购打折,我看着便宜就……”

季白睁大眼睛:“你……买了多少?”洪少秋用手比划:“也不多,就这么多吧。”

季白抽一口气:“这还不多?你当气球吹呢?”洪少秋看他一眼,咧嘴笑:“放心,我肾好,不过你要是不好你就说,我不为难你。”

季白气得一脚踹洪少秋小腿迎面骨上:“再胡说敲了你的牙!”洪少秋抱着腿叫:“哟哟哟哟季白,你轻着点啊,腿要折了!”

季白咬着牙说:“折了就折了,我有兄弟在骨科,管保给你接上。”洪少秋说:“你以为是凳子腿儿呢,说折就折说接就接?”季白抬脚,洪少秋赶紧缩到旁边说:“好好,怕了你了。”

季白收回脚,暗中忍笑。

洪少秋又说:“可是现在她们都以为我有女朋友了,非要见,你说怎么办?”

季白翻个白眼说:“跟我有什么关系?”洪少秋说:“我可全都是为了你,要不是你不肯,我恨不得一次套也不用。”季白说:“滚滚滚。”

洪少秋说:“还有一件事,我妈相中你了,非要让我撮合你和我妹。”

季白一口气没上来:“什么!”

洪少秋说:“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跟你商量来了吗?回头我跟她说你看不上我妹不就得了。”

季白冷冷说:“不用,你跟她讲,我喜欢的是男人,这才能一劳永逸地断了她的念想。”

洪少秋吓得连连摆手:“别胡说,那她还不转眼怀疑到我身上?”

季白斜着眼睛看他:“哟,怎么,怕了?跟着我进酒店包间的时候怎么不怕?”

洪少秋说:“这哪儿跟哪儿?我妈思想保守,我这不是怕吓到她吗?”顿了顿又说:“季白,你说我这女朋友的事怎么办?”

季白说:“滚滚滚,你爱怎么办怎么办,跟我没关系。”

洪少秋说:“那万一……我找个群演帮忙,你可别误会。”

季白脸色一寒,冷笑一声说:“我误会?我误会什么?你少自以为是,你的那些破事我才懒得管。”

说完,起身揪起洪少秋的脖领子就往外推,洪少秋被他一口气推出大门,洪少秋还想说什么,季白咣的一声关上了门。

洪少秋的领子被揪得一团糟,他也不在乎,只笑了笑,自言自语说:“脾气真够大的。”

听起来一点抱怨的口气都没有。

评论(33)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