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6)

(6)
之后的一个星期,阿诚没和明楼有任何联系。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真心,贵婉又把话说到那个地步,无论如何独善其身确实是最明智的选择。
任务取消,又要避着明楼,阿诚很少出门,憋闷的很。那天晚上实在按捺不住,穿了件风衣竖起领子出了门,找了个夜店喝酒。
还是遇到明台的那个地方,他找了个昏暗的角落坐了,慢慢的喝酒。灯光晃动,晃得人心浮气躁,冰凉的液体滑入胃里,火辣辣的,胃里像有火在烧。阿诚才想起来一整天都没有正经吃饭,有点后悔,空腹喝酒是容易醉的,两杯酒喝下来,居然有点头晕。
微醉之后,空气里的信息素味道便觉得愈发浓稠,阿诚解开脖子里的扣子,呼吸有点急促。一个男人端着酒凑过来,涎着脸笑着:“一起喝一杯,怎样?”放在平时,阿诚会奇怪自己将信息素控制如一个Beta,怎么会有人搭讪。可是现在他心情烦乱无处排遣,那人偏又不会看人脸色,讪笑着就将手搭在阿诚肩上。
阿诚顿时恼了,反手抓住男人的手,身子一闪,顺势一扭男人胳膊,将他的脸砰的一声按在桌面上。男人一条胳膊差点被卸了,疼的惨叫,旁边有人跑来叫着:“哎呀真对不起我朋友喝多了,——哎哟阿诚哥是你呀。”
阿诚看着明台一脸假笑,心想你小子还能装的更假一点吗,沉着脸问:“他是你朋友?”“啊……他,他喝多了,有得罪之处请您海涵。”明台陪着笑,心里暗骂那家伙的无能。他本来是想派人假意骚扰阿诚,自己好以英雄救美的形象出头,没想到这“美人儿”下手比自己还狠。
阿诚哼一声,松了手,那个倒霉的家伙被明台瞪一眼,呲牙咧嘴的捂着胳膊,点头哈腰的道着歉。阿诚看也没看他一眼,端起剩下的半杯酒一口干了,起身就走。
明台叫着他的名字追他,他也不停。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夜店,明台好容易追上,伸手拦在他面前:“阿诚哥,你好歹听我说句话。”
阿诚横他一眼:“说什么?”明台笑的很僵硬:“你这么多天不见人影,我大哥要我一定找到你,不然就打断我的腿,你可不能见死不救。”阿诚冷冷说:“关我什么事。”
明台合起双手求他:“阿诚哥求你了,上次是我造次,早知道你是大嫂,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你就原谅我,跟我去见大哥吧,你不知道他那种人说的出做得到,要不怎么叫毒蛇呢?就算可怜可怜我行吗?”
阿诚叫他一副低眉顺眼的可怜相,差点笑出来,刚要说什么,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贵婉,就接通了放在耳边“喂”了一声,那边声音嘈杂,他只听贵婉说了一句“南田洋子”,电话啪的一声断了。
明台在旁边也听的清楚,诧异的看着阿诚,阿诚盯着断了的手机皱紧眉头,突然,他脸色大变,连忙定位查找贵婉的位置,——就在他家!阿诚暗道不好,朝外就跑,跑了两步回过头,问一头雾水跟着他的明台:“开车了吗?”明台点头,阿诚说:“带我去一个地方,快!”
明台何等机灵,知道事情不对,也不多问,领阿诚跑到自己车前,跳上车开足马力按着阿诚指引的方向疾驰而去。

刚开到阿诚住的公寓楼下,远远就看见阳台上站着的人。虽然是夜里,但屋里开着灯,阳台上的两个人足够让人看清。
贵婉笔直的站着,双手背在后面,她旁边站着一个强壮的男人,手按在她肩膀上,另一只手里看不清是不是拿着枪。阿诚咬着牙对明台说:“你别下车,直接开走,我们的事与你无关。”明台没有做声,阿诚抄起枪下车,路边阴影里突然出来五六个人,将他困在中间。
阿诚冷眼看着为首的男人,对方微笑着:“阿诚兄弟,有人请你去做客,跟我们走一趟吧。”阿诚看了一眼围上来的几个人:“如果我不想去呢?”男人耸耸肩:“那就抱歉了,你那位女朋友可要吃苦头了。”
他抬起一只胳膊,阿诚抬头看,贵婉身边的男人将枪抵在贵婉太阳穴上。
阿诚面无表情,男人冷笑:“丢下枪吧兄弟,别为难我们,我们也不会为难你。”阿诚伸开手臂,手一松,枪落在地上。男人点头:“这就对了,”刚要上前,就听啪的一声枪响,远处传来惨叫,人们惊疑的回头,见挟持贵婉的男人身子一晃,从高楼上一头栽下。
相反的方向,明台端着狙击步枪正把枪口转向为首的男人。趁着敌人发愣的瞬间,阿诚就地一滚,将丢下的枪抢在手中,抬枪便射,那些人本以为成竹在胸,哪里料到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躲闪不及,乱打一气,不多时便被阿诚和明台全歼。
阿诚长出一口气,对明台点点头:“谢了。”明台得意的说:“小事一桩。”阿诚看着明台手里的枪,问:“你怎么会带着这家伙?”明台扛起狙击枪咧嘴笑:“我们兄弟车里什么都有,要火箭弹我也能给你找出来。”
阿诚惦念贵婉,没心情和他说笑,快步上楼去,明台依旧跟着。邻居们听到枪声,家家房门紧闭,灯关的一团漆黑。阿诚一路也没遇到人,到了自家门口,隔着门喊:“贵婉,你怎么样?”贵婉在里面答:“我没事。”
阿诚开了门,和明台一前一后走进去,贵婉已经从阳台回到客厅,手仍被缚在身后。阿诚见她除了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松一口气说:“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不能久留,他们很快还会派人来。”
贵婉点头,往前刚走两步,突然停下,阿诚见她脸色大变,刚要问怎么了,就看见贵婉膝盖处一条极细的线。“阿诚,”贵婉低声叫,“快跑!”阿诚往前跨一步,被明台一把揽住扑向大门,金属大门在身后关住的瞬间,响起巨大的爆炸声。
一时间气浪翻滚,碎片飞溅,两个人扑倒在地,身上到处是被划破的口子,被粉尘呛得喘不过气,幸好有金属门挡了一下,没有受重伤。明台还在拼命咳嗽,阿诚爬起身跌跌撞撞的跑进房间,看了一眼贵婉的尸体,只觉得天旋地转,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评论(20)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