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11)

(11)

梁仲春觉得简直是日了狗了。

为了避开老婆的耳目,他专门跑到烟花间来会小情人,结果却被汪曼春带着一群手下堵在包厢里。

看着吓得抖抖索索的小情人,汪曼春不屑的一笑,找了椅子坐下,用枪点一点脸色发青的梁仲春:“放心,梁老板,你和谁约会都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找你问点事。”

梁仲春在心里把汪曼春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可是因为幽会没带弟兄出来,只能忍气吞声。他扯出一个难看的笑,问:“劳汪小姐大驾亲自上门,请问是什么事?”

汪曼春向前倾身:“我听说76号雇佣过一个叫阿诚的大提琴手,你知道他现在的消息吗?”梁仲春不动声色:“阿诚啊,他现在,跟着明老板吧。”汪曼春表情微微波动:“明楼?”“是啊,他是个Omega,很合明老板的口味。”

汪曼春手里的枪咔哒一响,吓得梁仲春一个激灵。“那他现在在哪儿!”汪曼春咬着牙问。“他最近天天晚上去76号,”梁仲春很快的说,“说是找人,大概是寻仇。”

汪曼春点点头,猛地起身,面无表情的说:“多谢梁老板,今天的事,希望你不要对任何人讲,不然……”几个打手的枪哗啦一声全指向梁仲春,小情人在他身后尖叫,梁仲春白着脸说:“放心,我什么都不说。”

汪曼春带着人走远了,梁仲春跳起来反锁上门,打电话叫弟兄们来接他,然后又拨通一个电话。

“阿诚兄弟,”他作出一副苦相,“哥哥我可是按你说的告诉汪曼春了,她差点打死我,你看我和明老板合作的那笔生意……好好,就这么办!以后咱还合作愉快。”

放下手机,他长处一口气,又想起汪曼春,气的咬牙切齿。“臭丫头,”他心里骂着,“有你倒霉的时候!”


阿诚在76号会馆里逛来逛去。

眼角余光中,几个面目不善的人悄悄的围上来,他瞥了一眼灯光昏暗的角落,有个身影在独自默默喝酒。

一个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顶在他的腰上,身后有人压低声音恶狠狠的说:“跟着我们走。”两边上来两个人拥住他就往前走,阿诚也不挣扎,由着他们推搡着进了一个包厢,他毫无意外的见到了汪曼春。

汪曼春本来尚且算心平气和,但是这个男性Omega一走进来,她就敏感的发现了他身上明楼的味道,手一抖,茶盅翻倒在桌上,茶水顺着桌沿滴落。

“阿诚……”汪曼春盯着阿诚,“青瓷,——我叔父汪芙蕖是不是你杀的!”阿诚眨了眨眼睛,笑了一下:“对不起,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汪曼春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几把枪同时顶住阿诚。“别跟我演戏!”汪曼春猛地站起身怒道,“你……已经被明楼标记了?”

门砰的一声开了,门口有人高声说:“是啊,阿诚哥现在已经是我大嫂了,汪曼春,你想为难我大嫂我可不答应。”

汪曼春拔出枪,门口明台身后,七八支枪对着屋里众人。房间里的气氛一触即发,汪曼春见占不到便宜,想起南田的谋划,硬生生压下心头一口恶气说:“明台,你们雇佣青瓷杀我叔父,这笔账怎么算?”

明台耸耸肩,撇撇嘴:“汪小姐说的我可就听不懂了,汪芙蕖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有关系,他死了你才坐到这个位置,难道不该谢谢我们吗?”

“闭嘴!”汪曼春怒吼,然后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理智,“按道上的规矩,我要和明楼谈判,如果他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既往不咎。”

明台为难的搔搔耳朵:“好吧,时间地点你定。”“明晚八点,烟花间。”“一言为定。”阿诚在一边插嘴说:“汪小姐,该让您的人放了我吧。”汪曼春狠狠瞪他一眼,偏了偏头,手下人收起了枪,明台也做个手势,让弟兄们退下,然后朝汪曼春一笑:“那就明晚见,汪小姐。”

看着明台阿诚离开,很久,汪曼春的手还在突突的抖。

明楼谋害她的叔父,她固然恨明楼,但毕竟之前对明楼一片真情,要说真的下杀手,还是狠不下心。可是一见阿诚,她立时被气的失去理智,断断不能原谅。南田的叮嘱已经丢在脑后,她贸然决定马上和明楼谈判,无论明楼还是阿诚,一个也不放过。

明公馆里,明楼静静的听明台讲述今晚的事,末了,点一点头。

“到时她一定会对我们下杀手,”明楼说,“明台,你带弟兄们按之前的计划埋伏,见机行动。”明台点头,明楼又对阿诚说:“你跟明台一起。”阿诚一皱眉:“你一个人?太冒险了吧。”

明楼一笑:“这种谈判一般会找一个中间人做保,双方都是独自出席,并要由中间人搜身确保都不带武器。即便偷偷带了武器,汪曼春也不敢在和我一对一时动手。”

阿诚说:“你觉得她会在谈判之后动手?”明楼点头:“她会事先埋伏,听说她手下有几个做炸弹的高手,大家一定小心。”明台和阿诚点头,明楼又叮嘱几句,便叫明台去召集弟兄做好安排。

明台走后,明楼关上房门,转身看阿诚,阿诚正在摆弄枪弹,他走过去,看阿诚往他的柯尔特里塞子弹。阿诚头也不抬的问:“中间人是谁?”明楼说:“烟花间的老板五爷。”阿诚抬起头来 :“可靠吗?”明楼说:“他不爱招惹是非,谁也不得罪,是条老狐狸。”

阿诚嗯一声,又低下头摆弄手枪,明楼拈起最后一颗子弹,阿诚的手扑了个空,他皱起眉看明楼,明楼把子弹举在半空端详着,闲闲的问:“如果万一我被汪曼春杀了,你打算怎么办?”

阿诚从他手里抢过子弹,装进弹匣,啪的合上,然后举起枪朝远处做了一个瞄准动作。“你就不用担心我了,到药店多买些抑制剂就够我用了。或者——”他朝明楼一笑,“做个去除标记的手术,再找个Alpha。”

明楼盯着他,脸色看不出变化,甚至还带了一点笑意。“哦。”他淡淡的应一声。

阿诚把枪丢给他,明楼反手接住,阿诚冷哼一声:“少说废话了,做我们这行,最忌讳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再说,就算我死了,你不也一样?”

他转过身,去忙别的事,明楼的目光冷冷的盯在他的背影上。



评论(23)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