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12)含谭赵

(12)

谭宗明一早来接赵启平的时候,赵启平还没有起床,阿诚开的门,把他让进来,指了指赵启平的房门,就去厨房给明楼做早餐。

端了早餐出来,赵启平已经穿好衣服,正站在客厅,由着谭宗明拉着他的手,还是一副别别扭扭的表情,不过谭宗明满脸带笑的向阿诚道谢并告辞的时候,他没有出言反对。

阿诚挽留说:“一起吃了饭再走吧。”谭宗明笑着说:“不了,我车上给启平带了饭。”阿诚便说:“那就不留你们了。”谭宗明点头,道了别,和赵启平手牵手走出去,阿诚端着早餐,望着他们的背影,一直到大门关上,才回过头,正看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明楼。

“他们走了?”明楼一边扣袖扣一边问,阿诚嗯一声,把托盘放在桌上,过来帮明楼系好袖扣,整好衣领,才说:“吃饭吧。”明楼点头,在餐桌边坐下,刚拿起一片三明治,就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我打算去一趟瑞丽,你查一下这两天的航班,帮我订张机票。”

阿诚刚喝了一口牛奶,把玻璃杯放回桌子的时候当的响了一声。“瑞丽?”他尽量用随意的口气问,“去瑞丽干什么?”明楼似无察觉,埋头吃饭:“和一家缅甸老板谈谈玉器生意。”阿诚压制住杂乱的心跳问:“几张票?”明楼抬起头想了一下:“三张吧,带上李秘书,还有明台。”

“明台?”阿诚抬高声音,“为什么带他?我呢?不带我去?”明楼笑笑:“你急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事,带着明台是为了让他长长见识,家里事情这么多,没你不行。”

阿诚不说话,咬了一口三明治嚼着,心乱如麻,明楼的解释毫无漏洞,但真的那么单纯吗?尤其是,他为什么不让自己陪着?

他先考虑把消息传给南田,南田会有所行动,他希望能够阻止明楼,但又不知道南田会用什么方式阻止,他深知南田的手段,深恐因为自己的原因将明楼推向死路。


考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告知南田,毕竟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他无法劝说明楼,他需要看南田的反应见机行事。

按他的要求,南田亲自出面与他接头,仍旧是高木开车,在市区兜着圈子。南田仍坐在后座,通过后视镜盯着他说:“我答应你来,就一定会来,但是你的消息,有没有值得我亲自跑一趟的价值?”

阿诚把一张纸递给她:“明楼明天要飞瑞丽,这是他订的航班信息。”“哦?”南田一挑眉,语气里带了一点兴奋的痕迹,“他打算跟缅甸那边接头?”阿诚说:“他口风很严,只说和缅甸商人谈玉器生意,而且不准我去。我还没有确切证据证明他要去见什么人。”

南田冷笑一声:“我已经与缅甸的吴老板联系上了,生意就在这三五天,明楼这时候行动,实在太凑巧,他一定是得到了消息,企图抢在我前面。”阿诚心中一动,脸上不动声色:“那我们要不要马上行动?”南田说:“自然要马上行动,但是明楼,难得他会主动跑到那么偏远的地方,这一次,我要铲除后患。”

阿诚放在膝盖上的手紧了紧:“南田小姐是打算……”“就地干掉明楼。”南田冷酷的答道。


订机票的时候,阿诚给自己订了下个航班的飞机,直飞昆明,转汽车到了瑞丽。假意打电话问平安,不费力找到了他们住的宾馆。他在对面小旅馆定了一个房间,正好可以看到明楼的房间。

阿诚主动承担了暗杀明楼的任务,他跟南田说,他恨明楼,非杀之而后快不可,南田沉默着,眼神深不可测。阿诚耐心的等待,南田从来不会完全信任任何人,怀疑他也在情理之中,但只要他参与进去,就可以想办法保护明楼。

“好吧。”南田终于松了口,“但是,单靠你一个是不行的,我还会派别的小组,你成功了最好,不成功,自有别的小组补上,务必不能让明楼活着回来。”阿诚说:“好!”

入夜,阿诚没有开灯,站在黑洞洞的窗前。明楼一行三个人都是单间,明楼的房间在中间。房间里开着灯,窗帘拉着,完全看不到。阿诚心里略微松了口气,好在明楼足够谨慎。

南田亲自下令,他不动手,别人不会先动手,至少他可以尽可能的推迟动手的时间。

南田已经到了附近的一座小镇,不出意外的话,她会在明天和缅甸毒枭做成一笔纯海洛因的大生意。刺杀明楼计划同时进行,现在南田并不在意明楼是否真的在做毒品生意,只是除掉明楼,以后她才可以在上海黑白两道占据半壁江山。而在这样的边境小城,杀死一个人显然比在上海容易得多。

他站在窗前检视着宾馆前的街道,宾馆门口有个卖小吃的摊子,另一面稀稀拉拉停着几辆车,有人在闲聊。看似一片祥和,没人知道,这片祥和中孕育着巨大的危机。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阿诚掏出来,一条消息跳出来:“想我了吗?”他微叹一口气,打了几个字:“早点睡觉,注意安全。”

放下手机,他盯着明楼的窗口,走到这一步,他必须要搞清楚明楼有没有插手毒品贸易的计划,没有,他也就放心了,如果有,他相信现在明楼还没有真正开始,还来得及补救。南田的暗杀,就是逼迫明楼放弃的最好方法。他必须让明楼,也让自己冒这个险。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明楼出门,明台和李秘书陪着,开了一辆租来的车离开,阿诚也开着车紧紧跟着,后腰上别着一把银色的手枪,就是用胶带粘在床板下的那把。

前面的车子七拐八拐的,拐进一条巷子,竟真的在一家玉器店门口停下,明楼三人下了车,先后走进去。阿诚在远处停下车,四下看了看,发现了几个绝佳的狙击位置。这次南田派出了三个小组,除他之外,还有两个小组,每组一名狙击手,三个小组彼此独立,互不联系,防止有人背叛。但是阿诚可以肯定,那两个人就藏在那几个狙击位置处。

不出意外的话,明楼出门之时,就是被击杀的时刻。

阿诚拔出枪,检查弹夹,里面装满子弹。他啪的合上弹夹,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冰冷的铁器,抬起头,小巷那头有人推着小车卖槟榔,车子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慢悠悠的朝这边走来。背后方向,一对背着旅行包的情侣拿着地图一边走一边比比划划。阿诚放下车窗,抽出一支烟点上,左胳膊搭在窗户上,右手放得很低,枪抄在手中,食指搭在扳机上,耐心的等待。

评论(20)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