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22)含谭赵

(22)

吃过晚饭,阿诚接到谭宗明的电话。

其实谭宗明先给赵启平打,赵启平不接,他才打给阿诚,他的恼怒和焦急几乎遮掩不住:“明诚,不好意思打扰了,能让启平接电话吗?”

阿诚看了赵启平一眼,赵启平扭过头不理,阿诚对着手机说:“我开成功放,你有什么就直接说。”赵启平回头一脸你出卖我的表情,却听电话里谭宗明在咆哮:“赵启平你快给我滚回来!听到了吗!”

赵启平气的脸发白,谭宗明从没有这样吼过他,怎么着?标记之后脾气大了是吧?他梗着脖子说:“我就不走,怎么了?”在谭宗明发飙之前,阿诚打断赵启平说:“既然谭总找你,你还是回去的好,我这里没事。”赵启平还要说什么,阿诚对着电话说:“谭总,你来接他吧,我会看着他不让他乱跑。”

谭宗明说:“好,我已经在路上,半小时之后到。”放下手机,阿诚看着气哼哼的赵启平一笑:“你们要是因为我吵架,我的罪过可就大了。”赵启平站起身,阿诚忙喊:“你可别跑,你跑了谭宗明还不吃了我?”“我出去走走就回来,”赵启平带着气说,回头看他一眼,“还有,吃这个字可不能乱用。”

阿诚望着他的背影眨眨眼,哟,这就吃醋了?得,得,你们俩吵架我以后再不掺合。

赵启平从病房出来,溜溜达达逛到前面,医院已经下班,只有急诊有病人,原本应该安静些,但是急诊吵吵嚷嚷的挤了很多人,护士医生忙忙碌碌。

职业本能使他问了一个小护士一句:“怎么了?”小护士忙的头昏脑涨,本不想理,抬头看见赵启平帅气的眉眼,态度立刻软了下来。“车祸,”小护士说,“发生了连环车祸,这下要忙一夜了。”

赵启平俯身看看担架上的伤者,心里一动,又接连看了几个人,便从人群中穿过,匆匆回到病房。

“阿诚,”他关上门压低声音说,“我觉得不太对。”阿诚从床上坐起来,警觉的问:“怎么了?”“急诊来了很多车祸伤员,”赵启平说,“可是我觉得他们不像是车祸伤。”

阿诚皱紧眉头,走到门口,打开门四下看看,走廊异常安静,护士台的护士也很少,因为急诊太忙,有些护士被调去帮忙。阿诚向走廊尽头看去,那里直通后院。

他迅速回到房间,从枕下掏出手枪,察看弹夹之后,对赵启平说:“这个房间不安全,他们知道我在这里,会来杀我,你到别处躲一躲,我去后面看一下。”

赵启平吓得脸色发白:“杀你?”阿诚说:“南田的人,别担心,他们必须速战速决,不会去挨着房间搜捕病人。”“不不不!”赵启平紧紧抓住阿诚的胳膊说,“我不跟你分开,电影里分开行动的都死了,我还是跟着你安全。”

阿诚气得翻白眼,又无可奈何,只好说:“好吧,不过你得听我的。”赵启平使劲点头,阿诚说:“给谭宗明打电话,告诉他医院不对劲,要他带人带枪来,然后把手机调成静音。”

赵启平赶紧掏出手机到角落里去打,阿诚也拨了明楼的电话,简单说了情况,明楼干脆利落的说:“找地方隐蔽起来,天塌下来也不要管,我马上通知贵婉,很快就到!”

阿诚调好手机,回头看赵启平,赵启平已经挂了电话凑过来。阿诚说:“南田要抢实验室的药物,我不能坐视不理,你可想好了,跟着我可是有危险。”赵启平紧紧抓着他的胳膊说:“想好了,跟你在一起我才觉得安全。”“好吧,”阿诚说,“把信息素完全收敛起来,跟我走。”

他们再一次探看外面,趁四下无人迅速跑到走廊尽头,推开门走出去。

夜色已经降临,作为研究中心的建筑物在黑暗中静默,阿诚和赵启平迅速接近,看见门内有人,连忙隐蔽起来。

“是保安吧?”赵启平凑在阿诚耳边问,“我们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阿诚聚拢目光仔细辨认,是白天来时的两个保安,他们大概因为累了一天,有些松懈,一个嘴里叼着烟,在给另一个点烟。

就在这时,点烟的那个保安突然扬起另一只手,手中泛着寒光的匕首一刀割断对方气管,对方毫无防备,应声倒地。赵启平哪见过这个,差点惊呼出声,被阿诚一把搂进怀里捂住嘴,附在他耳边说:“看来进了内鬼,这下麻烦了。”

动手的那个人迅速把同伴拖到角落,从暗处走出一队人,鱼贯而入。阿诚皱眉,这些人看着极为专业,应该是——雇佣兵?

里面传来沉闷的爆破声,夹杂杂乱的枪声,阿诚咬紧牙,看来,白天看到的那种程度的安保工作完全不足够,可是自己因为做了理疗,现在远比平时虚弱,贸然进去,帮不上忙还得赔上性命。

不过,坐视不理实在不是他的性格,何况他知道增援就在路上,哪怕拖住他们也好。他看了一眼赵启平,低声说:“小祖宗,算我求你,你就藏在这儿,别跟着我,我要进去一趟。”

赵启平像被刚才的事吓蒙了,乖顺的点头,阿诚又叮嘱两句,提着枪猫着腰跑进大门。

第二道安全门处预料之中的倒着保安的尸体,他捡起丢在脚下的枪别在后腰,继续向里面走。第三道门是被炸开的,再往里走就是研究室,一路横七竖八都是科研人员的尸体,里面传来叫骂声讯问声和翻动东西的声音。阿诚四下看了看,将周围环境情况熟记于心,然后隐蔽着靠近研究室门口。

突然,旁边一扇门开了,阿诚反射式的猛地转身举枪对准,枪口后是江教授苍白的脸。他朝阿诚使劲招手,阿诚警惕的靠近,被他拉进房间,轻轻关上门。

“幸好我提前做了准备,”江教授凑到阿诚耳边说,把手里一个手提箱塞给阿诚,“药剂我已经拿出来了,他们在里面找,很快就会发现找不到,他们会搜查这里,我跑不动,你带着赶紧跑!”

阿诚点了一下头,说一声“保重”,开开门看了一眼,悄无声息的溜出来往外跑。

身后很快响起脚步声,有人大喊:“那个人带着箱子跑了!追!”枪声响成一片,阿诚绊了一下踉跄几步差点摔倒,回身打了两枪,转身继续跑。

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阿诚全没有往日迅捷,他因为治疗而虚弱的身体使他脚步虚浮,还好在强匪赶上之前他跑进院子,突然来到黑暗的地方令强匪迟滞了一下,阿诚借机跑到赵启平的藏身处。

赵启平嘴唇都在发抖,低声问:“怎么样?”阿诚还击两枪,把箱子打开,把装在特制玻璃瓶的药剂塞给赵启平,然后又合上箱子。“你不要动,”他说,“他们不知道你在这儿,我冲出去引开他们,你等没人了赶紧跑到别处藏起来,给谭宗明打电话叫他来救你,他应该马上到了。”

“不不不,”赵启平死死拉着他,“你也跑不远的,我们一起藏。”阿诚甩开他,压低声音吼道:“你想我们都被打死吗!还有这些药,落入他们手中你知道危害多大吗!”

赵启平脸色惨白,不说话,阿诚看他一眼,一伸用力手揽住他拍拍他的后背。“别怕,”他说,“你不会有事的,我也一样。”

他冲着赵启平笑了一下,带着箱子冲了出去。

评论(28)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