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哨向】与子成悦(16)

(16)

南田洋子坐在办公椅上,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阿诚。

这个年轻的小向导背拔得很直,绷着嘴角,和之前见到时一样,一副过分拘谨的模样。南田洋子问:“你们这个计划,真能诱出毒蜂?”

阿诚点头:“明先生已经三天没有离开住处了,今晚他出现,是难得的机会,毒蜂也应该知道需要速战速决,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南田靠在椅背上,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是个好主意,我会安排的。”她说,随后又补了一句,“说起来,你的体质似乎不像向导。”阿诚似乎愣了一下,紧绷的表情松动了。

“我是复合型体质,”他说,“觉醒之前我两种体质都有,是用药物抑制了哨兵体质才作为向导觉醒的。”南田露出惊讶的表情:“怪不得,你比普通向导要强健有力,我想觉醒之前你的体质可能更好。”

阿诚淡淡道:“是,本来我是作为哨兵进行训练的,但是明先生需要一个向导。”他不露声色的表达出一点不满,南田捕捉到了,微微一笑说:“你这么优秀,明楼应该好好珍惜你。”

阿诚极不自然的把头扭开,仿佛被这句话戳中心事。南田心里得意,便把话说明白了:“阿诚,今晚如果一举擒获毒蜂,你们就立了大功,明楼自然可以封官受赏,可是你,毕竟是他的向导,职务不会落在你的头上。”

阿诚冷冷道:“我自然知道,本来就一向如此。”南田向前倾身:“不过,机会是可以自己争取的,如果你和我合作,我会给你机会。”

阿诚抬起头极快的瞥她一眼,又垂下眼睑说:“可是,无功不受禄……”南田一摆手:“目前,我只要你帮我监视明楼。”阿诚惊讶的看她:“监视明先生?”南田一边审视他,一边慢慢的说:“明楼身份特殊,我们自然不会完全信任他,你知道什么,就对我说。”

阿诚茫然的摇头:“明先生没什么可说的,他确实是无路可走才来的。”南田仔细辨别着他的表情,没看出什么破绽,便说:“那自然好,但是以后,如果你发现了什么异常,无论什么方面都好,就报告给我。你放心,他犯什么事,与你无关。”

阿诚犹豫着,南田诱他说:“如果你做得好,你想得到的,都可以得到。”阿诚抬起眼,南田捕捉到一丝转瞬即逝的贪婪和狡黠。“好。”阿诚说。

南田笑了,随即她收敛起表情正色说:“今天晚上的行动明楼不参加,你坐在车上诱毒蜂出现。”


夜幕降临之后,汪芙蕖的府上准时驶出一支车队。前后各有保镖车辆,中间的车后面的车窗上,露出阿诚的脸和另一个藏在暗影中的人影。

车子朝日本司令部的方向行驶,已经到了宵禁时候,路上空无一人。拐过一个路口,前面的车子突然颠簸了一下,发出巨大的爆炸声,车子被掀上了天,轰——火光冲天。阿诚的那辆车尖叫着停下,却劈头迎来暴雨般的子弹。

震耳欲聋的枪弹声中,前排司机倒毙在方向盘上,后面的车子也已经报废,阿诚早已俯身藏在座位缝隙里。车门被猛地拉开,一只苍狼的幻影猛扑过来,有人一把把他拽起来,又看了一眼座位另一边的假人,吃了一惊问:“毒蛇不在?”

“南田洋子的安排。”阿诚简单的说,“快,拿我当人质,快躲起来!”话音未落,原本一片寂静的街巷顿时枪声大作,黑夜之中枪弹火蛇一般扫荡过来。王天风拉起阿诚躲在车后,后面是墙壁,暂时安全了些。

王天风骂了一句:“他娘的,如果刚才毒蛇在,一枪打死我就算完了。你这个小崽子打死我也太假了。”阿诚说:“南田洋子想保证毒蛇的安全,而且也怕毒蛇和您真有联系——她以为我和毒蛇有嫌隙。”

王天风端起枪朝外面扫射一通,又撤回来说:“她这是顺便试探你们,如果毒蛇拼死救你,就说明你们不睦是假,如果他不拼死救你,将来南田就会告诉你毒蛇置你的生死于不顾,让你对他彻底死心。”

阿诚心头一紧,问:“怎么办?”“怎么办?”王天风咧嘴一笑,“在毒蛇露出破绽之前,杀掉我。”

一颗流弹飞过,砰的炸开,阿诚的脸被火光映衬的异常惨白。“我不能……” 他嗫嚅道。王天风丢出一颗手雷,远处炸开了花,他往地上啐了一口:“没杀过人?没关系,总有第一次。”

“我不能……”阿诚嗓子发紧,“你是大姐的……”王天风的动作停滞了一下,蹭了烟灰的脸在明明暗暗的火光中显出诡异的颜色。阿诚说:“大哥骗了你,大姐没有忘记你,从来没有。”

王天风笑了一声,声音有点凄凉。“我故意做了个恶人,”他说,“原本以为是为了让她忘了我好好生活,现在我才明白,我根本没有这么伟大。”他又捞起一把枪哗楞一声把子弹上膛:“恨比爱更不容易遗忘,我让她恨我,不过是为了让她永远不要忘了我。”

明楼站在南田洋子身边,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远处的战斗。身边,眼镜王蛇盘着身体,焦躁的吐着信子。

那些报废的车辆上面,王天风的苍狼咄咄逼人的对着他们嗥叫。他知道南田洋子在观察他,他得把握好分寸,不可有一分一毫的闪失。

“南田课长,”他急切的说,“这不行,我的向导还在毒蜂手中,他要是死了,我也会受到牵累,毕竟我们已经结合了。”话音未落,对面发出一声凄厉的啸叫,阿诚的白隼飞到半空,却被苍狼纵身扑到,咬住脖子。

“暂停!”王天风吼道,“放老子走!不然我宰了这个小子!”他把阿诚推出来,自己藏在后面。明楼心里一颤,暗骂“滚蛋!”,万一有人走火,阿诚岂不要吃枪子儿?

南田做出为难的样子看向明楼:“明先生,你看怎么办?”明楼搓着手走来走去,最后站定说:“当然不能放他,阿诚也得救,不然,用精神攻击,趁他陷入迷狂的时候一举拿下。”

南田皱眉:“精神攻击?他的战斗力岂不是更强?”明楼一笑:“虽然更强,但是却思维混乱,只知一味冲锋,不知自我保护,漏洞很多,足以一击制服。”南田赞赏的点头说:“好。”随后命令:“将仪器打开,进行最大强度的精神攻击!”

王天风又把阿诚拉回掩体后,把打光子弹的枪丢在地上,拔出最后一把手枪。

“差不多了,”他抹了一把脸说,“毒蛇应该会建议南田对我发动精神攻击。”阿诚一惊:“我可以帮你遮蔽吗?”“当然不行,”王天风从怀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打着打火机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我们是敌人,你怎么可以帮我?”

“可是……”“放心,”王天风咧嘴笑,“我是黑暗哨兵。”阿诚倒吸一口气,黑暗哨兵是经过人体实验永不和向导结合的哨兵,他们不受任何外来精神攻击影响,但如果他们自身控制不了自己的精神,就只有自我毁灭,没有任何救治的可能。

阿诚问:“您为什么……”王天风仰起头,手指夹着烟从嘴边拿开,吐出白色的烟雾:“我唯一想要的向导就是你大姐,她做不了向导,我也不需要任何旁的人。”

阿诚默然,敌人也一阵静默,片刻之后,阿诚身子一震,觉察到汹涌而来的精神攻击。“开始了!”他脱口而出,王天风把烟蒂摔在地上说:“好,我们就演出戏给他们看!”

苍狼咆哮起来,似乎极为痛苦,刚刚脱身的白隼扇动翅膀躲避,却被状似疯狂的苍狼捉住了撕咬。

南田挺直身体专注的看着,又突然回头看明楼,明楼脸上的担忧恰到好处,仿佛只是担忧自己的向导而不是阿诚这个人。

掩体后面,王天风握着枪对阿诚说:“把你的枪拔出来。”阿诚拔出枪,明楼送他的那把,他从不离身。王天风拉起他的右手将枪口抵上自己的心脏:“开枪吧,我失去理智陷入癫狂,你找准机会杀了我,随便你怎么编。”

阿诚的嘴唇毫无血色,他瞪大眼睛,不敢抽回手,更不敢开枪。王天风皱眉:“磨磨蹭蹭的,再不快点就要露出破绽了。”阿诚狠命的咬紧嘴唇,手却在发抖。

王天风叹了口气,突然抬手开枪,啪!——阿诚叫了一声,跌倒在地,左臂鲜血直流。“这样更像样一点。”王天风说着,蹲下来,牵起阿诚的右手,把着他的手对着自己的心口,突然咧嘴一笑:“如果将来你能见着你大姐,跟她说,来世我一定要跟她做对夫妻。”

“不!——”阿诚含着眼泪叫。啪!——枪声响过,王天风松了手,直直的向后倒去,胸口绽开一朵血花。苍狼发出一声哀鸣,消失在夜幕之中。

评论(21)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