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6)刚才格式不对,重发

新人物解锁,如文末的图,胡汉新,但是据说他在剧中是反派,没办法了,我就是看上他的年龄和脸,因为初恋设置为两个少年人的青梅竹马,但不是苦情戏,不会影响太大。

依旧台诚单箭头警告

(6)

阿诚穿着服务生的制服坐在明楼的车里,明楼开着车,指间夹着烟,烟灰燃的老长,掉落在他的裤子上,他才凑到嘴边狠狠的抽一口。

副驾驶座上,阿诚坐的端正的过分,整个人像一根绷紧的弦,仿佛随时都可能卡吧一声断掉。

在会馆门前那个吻谁也没有想到,阿诚先是傻了,然后就试图挣脱,明楼一只手揪着他的衣领,一只手按着他的后脑,吻的穷凶极恶,阿诚只觉得大脑里一片空茫,头重脚轻喘不过气,等到明楼气喘吁吁的放开他时,他眼前的一切都在打转。

他的脸白的厉害,似乎把明楼都吓住了,明楼放软了语气说:“我送你回学校。”他沉默着,不说一句话,明楼叹了口气,叫人把车开来,又把阿诚推上车。

阿诚一路都不做声,明楼觉得车里的空气冷的让人发抖,于是他说“以后别去那地方上班了,我不用你还钱”“你实在要去我会跟梁仲春说一声,没有人敢欺负你”“你学校离这里挺远的,你可以在中间租个房子,我借你钱”……

他终于被阿诚打断了,阿诚眼睛看着前面问:“你是想买我么?”

明楼的烟掉在裤子上,他连忙抖落,裤子上留下一道白印。他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咳了一声说:“这和借你钱没有关系。”阿诚转过头直直的盯着他:“真的没有关系?”

最擅长睁着眼说瞎话的明总居然说不出一个“不”字。阿诚勾了勾嘴角,明楼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冷笑。阿诚说:“我到了,多谢明先生。”

明楼停下车,阿诚下了车,头也不回的向学校走去。明楼望着他挺拔的背影,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面的那晚,阿诚下了车一定要等他先走,他是在后视镜里看到他走进雨中的背影的,可是现在……

他突然感到一种力不从心的疲惫。

明台终于打听到了阿诚的工作,一天晚上,他带着郭骑云和于曼丽混进了76号会馆。

郭骑云一进门就东张西望,他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又是忐忑又是好奇。于曼丽狠狠拽他一把:“小心别露了怯!”

明台绕着圈找阿诚,可是光线昏暗,服务生又都穿着统一的制服,更何况还有许多包间,想找某一个人简直不可能。明台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被于曼丽拉住胳膊,他看着曼丽,曼丽朝一个方向撅了撅嘴,明台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

角落里有一个卡座,男男女女坐着五六个人,旁边站着一个服务生,正弯着腰跟客人说着什么——阿诚?明台大步走过去,还没走到跟前,就见坐在外面的男人一把抓住阿诚的手腕,明台模糊的听他骂:“不就是叫你陪个酒吗,装什么装!”

阿诚没防备,差点被他拉倒,明台正好走到跟前,抬起脚就踹了上去,正踹到男人肚子上,男人惨叫一声松开了手。人们都大吃一惊,阿诚回头看是明台,惊叫道:“你怎么在这儿!”

其实这样的场合并不少见,阿诚从小到大最不生疏的就是看人眼色,他本可以想办法脱身,何况明楼已经支会过梁仲春,只要他打个招呼,梁仲春自会来解围。没想到明台会来出这个头,他一时失色。

男人的朋友一见全都跳起来,阿诚见事不好推着明台喊:“快走!”明台挣开他还试图把他拦在身后,一拖延就被三四个男人围在中间,郭骑云和于曼丽赶了上来,郭骑云见明台被围,捋起袖子也冲了过来。

一时间两拨人大呼小叫就要动手,被打的男人趁着混乱抄起桌上的酒瓶子就向明台砸来。阿诚眼尖看见了,一把推开明台,自己却躲闪不及,被酒瓶啪的一声拍在头上,碎片飞溅,血顺着额角刷的流下。

众人都被这一声惊住,于曼丽惊叫了一声,明台睁大眼睛,眼睁睁看着阿诚慢慢的倒在自己脚下。

明楼接到梁仲春的消息急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明镜已经被明台叫了来。明台一见明楼就往明镜身后躲,——明楼一向对他严厉,他怕明楼怕的紧,对于明楼得到消息他倒不惊讶,他以为梁仲春是去通报他打架的事,没去想梁仲春通报的主角是阿诚。

明楼一见明台就气的想踹他一脚,可是有大姐拦着,何况他又惦记阿诚的伤势,就急急的问明镜:“阿诚怎么样?”明镜刚要说话,医生走出来,三个人全围过去,听医生说:“已经包扎过了,伤口不算太深,有轻微脑震荡,影响不大。”

三个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听说可以探望,就进了病房。阿诚闭着眼睛安静的躺着,头上缠着纱布,脸色有些苍白,别的倒不见异常。

明台坐在床边拉着阿诚的手,明楼却没有走过去的理由,只能和明镜一起站在床尾,远远的看着。阿诚睫毛抖了抖,睁开眼睛,明台欣喜的弯下腰:“阿诚哥阿诚哥,你醒了?”

阿诚的眼神有些涣散,但他很快就振作起精神,聚拢目光看向明台。“明台?”他的声音有点虚弱,但是非常镇静,“你没事吧?”明台眼睛一热,吸了吸鼻子:“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阿诚笑了笑:“你也是为了帮我,没有什么对不起。”

明镜连忙走过来柔声说:“阿诚啊,都是我家明台的错才害你受伤,你就安心休养吧,需要什么跟我说,钱的事不要担心。”阿诚感激的点点头:“谢谢明董事长。”“别说的这么见外,叫我大姐就好。”明镜微笑着。

明楼独自站在后面,他心急如焚,想要把阿诚抱在怀里,问问他伤势如何,却没有任何的立场和理由。他攥了攥手心,手心里潮潮的出了一层汗,喉咙又干又痒。

就在这时,床上的阿诚微仰起头,越过明台的肩膀看向他身后的明楼,目光交接的一瞬间,他猛地睁大眼睛,笑容僵在脸上。

“汉新!”他清晰的,颤抖的叫。

PS:

不是失忆梗,仅仅是一时错认,我不想搞的那么狗血。



评论(36)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