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驯染(11)小阿诚突然失聪

(11)

阿诚对着窗子读书,阳光掠过他的衣襟鬓角,他的背影又挺拔又好看。

明楼温柔的笑着,走过去,鞋子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声响,但阿诚没有回头。明楼在他身边停下,俯下身去看他读的书,阿诚这才发觉,惊跳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明楼。“大哥?”他叫,声音大的离谱。

笑意从明楼脸上散去,他忘了,阿诚听不见。

阿诚突然听不见了。苏医生说是突发性耳聋,病因不明,感冒劳累紧张都可能诱发,少则几小时,多则两三日就会好的。

苏医生开了药走了,全家人这才松一口气。明镜催着阿香给阿诚熬药,又嘱她多做点阿诚爱吃的放着。明楼在纸上一笔一划的把苏医生讲的话都写给阿诚看,又加上一句:“好好养病,我陪你。”阿诚点一点头,对着他笑。

课是没法上了,明台只好自己去上学,临走时抱着阿诚的脖子,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喊:“阿诚哥,等我回来跟你玩。”明楼拎着他的脖领子把他从阿诚身上拽下来:“走走走,哪那么多废话!”

明台扮了个鬼脸,走了,明楼却很焦躁。前几日家里很忙,阿诚一直在帮忙,正巧他的功课又紧,恐怕是累着了。明楼憋着一肚子气,却没人可骂,就只有明台有时候能让他借题发挥的骂几句。

他心疼阿诚心疼的紧,却毫无办法。阿诚知道他心疼,便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说:“没事的大哥,苏医生不是说了,最多三天就好,再说,我正好可以不用上学休息几天呢。”

明楼做出生气的样子刮他的鼻子,阿诚便笑,眼睛亮晶晶的,仿佛百花盛开的明媚。明楼忍不住去吻他的眼睛,阿诚闭上眼,睫毛在明楼唇边颤动。明楼有点失控的把阿诚吻倒在沙发上,阿诚推着他:“哥,哥,大白天的……”

房门外阿香在喊:“大少爷,大少爷,电话!”明楼只好起身整理衣服,朝着阿诚点点手指,用夸张的口型说:“小家伙,等着我。”阿诚也不起,就着刚才的姿势倒在沙发上,拉过靠枕抱在胸前,两只脚翘在沙发扶手上,露出纤细的脚踝。

明楼走过去在脚踝上狠狠掐了一把,阿诚叫了一声迅速把腿蜷起来,明楼说:“小东西,回来吃了你。”阿诚翻个白眼,等明楼出门,就把靠枕捂在脸上闷声闷气的笑。

可是,明楼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阿诚跳起来问:“怎么了?”明楼把他搂在怀里,拉过纸笔刷刷刷的写:“我有事必须出去一下,不会太久,乖乖在家等我。”

阿诚的脸色也变了。虽然他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毕竟年纪小,心里还是怕的,他一刻也不想离开明楼,仿佛明楼就是他的勇气来源。

他低了头,明楼怜惜的吻吻他的额头,拉过他的手,在他手心里划。阿诚仔细辨认,明楼画的是一个心。他抬头,明楼指指自己,画一个心,再指指阿诚,阿诚顿时红了脸。明楼笑了,又来亲他,阿诚躲开说:“快去吧,早去早回。”

明楼走了之后,阿诚在家里坐立不安。他拿了最喜欢的书读,但心烦意乱,读不进去,他想去帮阿香做事,阿香把他从厨房推出来,大声说:“你啊就是累病的,再来干活大少爷看见还不骂死我?”

阿诚听不到她说什么,但也明白她的意思,只好作罢。楼上楼下转了几圈,看看表,才过了半个小时,阿诚气闷,见没人注意他,便溜出大门到街上去等明楼。

街上人来车往,阿诚听不到,就格外小心,一路顺着路边走,不时东张西望望明楼的影子。可是走到大路上也没见到,他气恼,狠狠的踢脚边的小石子,石子一蹦一跳的跳到马路对面,他的眼睛顺着看过去,看见马路对面卖烧卖的小摊,突然想起昨晚明台吵着要吃烧卖,阿香没买到,明台发脾气,最后被明楼骂了一顿,要不是明镜出面,还少不了罚跪。

阿诚知道大哥是心疼自己才迁怒明台,于是便想着买上几个给明台吃,也算是安慰。他摸摸口袋,里面有几张纸钞,他捏着便过马路,一时忘了看车,左边一辆车鸣着喇叭开过来,他什么也没听到。

斜刺里冲过一个人,一把拉住阿诚向后一扯,阿诚撞进一个人怀里,汽车贴着他飞驰而过。阿诚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人转过身体,迎上明楼怒气冲冲的脸。

明楼抓着他的肩膀一通骂,看阿诚呆呆的表情才想起他听不见,干脆拉过他就走。谁知阿诚不肯走,明楼看他,他指着路对面说:“我想给明台买几个烧卖。”

明楼愈加愤怒,吼道:“买什么买,跟我回去!”阿诚见他真气急了,不敢再坚持,乖乖的跟着回了家。

明楼着实气的厉害,他惦记阿诚,着急忙慌的回来,结果一眼看见这个傻孩子走到疾驰的汽车前,而他居然是为了给明台买吃的。

明楼罚阿诚跪,阿诚自知犯错,就乖乖跪着,看明楼在他面前气恼的走来走去,小心翼翼的为自己辩解。明楼越听越恼怒,也不管阿诚听见听不见就是一通骂,阿诚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明楼骂累了,阿诚抬起头看他,突然问:“哥,你到底在气什么?”明楼噎了一下,是的,他在气什么?气阿诚不小心,当然,然后呢?

明楼绷着脸,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递过来,阿诚看上面写着:“不准宠明台。”他盯了半天,突然大笑起来,明楼也绷不住笑了。

晚上,明楼搂着阿诚躺在床上,阿诚埋在他肩上,缩在他怀里,他亲吻着阿诚的手指,肩头,亲吻他爱的每一寸肌肤。他在阿诚耳边说:“别怕,哥在这里,别怕。”

阿诚听不见,就在他怀里拱,明楼吻一下他的眼睛说“我爱你”,亲一下他的耳朵说“我爱你”,他细细密密的亲吻阿诚,不停的说“我爱你”,不知亲了多少下,也不知说了多少声,他专心的亲吻,轻声的说爱,没有发觉阿诚渐渐红起来的脸和湿润的眼眶。

在他沉入睡眠的时候,模糊的听见阿诚轻声说了一句:“哥,我也爱你。”

PS:

这一章包括“阿诚突然失聪”“阿诚被大哥抱在怀里安慰”“大哥吃醋”三个梗,是谁的谁来认领好了^ω^,点梗贴依然长期有效。

结尾的意思就是阿诚病好了。

评论(21)

热度(346)